文:叶汉荣

怪兽咆哮的年代,一介文弱书生,敢冲撞体制,敢抗议强权,敢向种族主义说不,先给黄彦铬一个大拇指。

在自己戴方帽毕业礼上,替平权为良知讨回公道,做出可能毁掉前程举动,他事先没考虑到吗?

当然有,但他还是选择站在正义这方,高举大字报,促发表偏激种族思维的副校长辞职,这份勇气,不是人人都有。

尽管面对各方尤其巫统鹰派谴责,他不该在这神圣毕业殿堂上,公然羞辱校方领导,但各有各立场,你们有权发表看法,黄彦铬,他也有权行使自己的行动,表达内心不满。

- Advertisement -

这不正符合希盟竞选宣言:维护言论自由,听取不同声音纲领吗?

毕业礼不应只停留在:献花说好听话,丢方帽拍照片老框框,对国家不平衡现象,一概不闻不问,明哲保身金钟罩下,以大文凭找份优薪铁饭碗,娶妻生子,做个庸庸俗俗的Mr Yes便是好公民?

尽管改朝换代,改不了丑陋人性,政客挑拨下,新大马的种族和宗教关系,还是如斯脆弱,连神圣的大专学府,也沦为政治机器。

这里曾是大马人的骄傲,贵为国际名校的马大,副校长非但没凝聚种族和谐,还贩卖仇恨狭隘文化,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毕业生黄彦铬胆敢拔虎须,大典上拆他们的台,让虎威尽失,校方老羞成怒报警,黄彦铬较后遭传召录供。

黄彦铬强调,他纯以大马人身份抗种族主义,就算校方主办“华印尊严大会”,他同样会站出来反对,有些人硬将他贴上华人反马来人标签,企图歪曲其原意。

“我不是英雄,我追求的是平等和自由普世价值观,绝非个人或族群利益。”

他遗憾大马人价值观脆弱,带有功利心态,选择支持利己价值。

- Advertisement -

之前参加挺香港反送中集会,被批为“废青”,如今却被冠上“英雄”。

是对是错?是赞是贬?都并不重要,留待历史判断,当下,我们看到大马一群年轻推手,为理念奋斗,为平权飞翔。

尊重他们的选择,尊重他们的脚印,尊重他们的青春力量。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