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能

妹妹要到外国工作了。她说生意越来越难做,市道低迷经济不景气,几乎毎天都在亏钱,甘脆把生意收一收,到外国工作去。

几年前,丈夫向我提起到外国工作一事,当时我非常坚决地表示不同意。我认为夫妻不可以分开两地,日子多么穷困也好,只要夫妻一条心,黄土也可变黄金。

当时已不年轻的我依然天真,说这话时还双眼透着光芒。都说天真的人脸上会发光,因为他们思想简单无忧愁,所以特别的快乐。我牢牢地挽着丈夫的手,一心想与他走到白头。

- Advertisement -

这几年发生了许多事,我突然茅塞顿开,对许多事情都有了全新的领悟。从前的人总说年少夫妻老来伴,我却说中间不知怎么办。我们此时的确来到了不知怎么办的阶段。我们三观不合,经常說着说着就吵了起来,后来甚至连吵架都省了,意见不合时各自闪开,仿佛这样更好,无声胜有声。

不久前出席朋友父亲的葬礼,一位女前辈不断告诉我们要珍惜与丈夫的感情。她说,她丈夫去世后,她几乎在每个夜晚一想起丈夫就泪流满面,这样的日子,她过了一年。

我听了,只觉得她跟她的丈夫鹣蝶情浓,非常难得。我和我丈夫的关系就如履薄冰,意见不和起争执一两句,就不再说话。有一天,如果我们其中一个先走,也不知道会否为彼此流眼泪。

- Advertisement -

这几年,经济负担重了,上有年老双亲,下有几个孩子,金钱也成为我们经常冷战的导火线。现在,我开始觉得他出国工作也不错,至少可以减少经济负担,又不用每天都顾着对方的感受,让本来已经难过的日子更雪上加霜。

我们曾经说过要共享雾霭、流岚与虹霓,也要分担寒潮、风霜和霹雳。怎么走着走着,就觉得离当年的誓言越来越远?要如何将婚姻这地鸡毛做成漂亮的鸡毛掸子,不是谁都可以做到。

如此,如今丈夫年纪渐渐大了,就算他要出国工作,也要有人请才行。那就大眼瞪小眼,难得糊涂地相处吧!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还可以一起举行金婚。但愿如此!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