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诗坚

果然不出所料,美国众议院在10月15日通过4项涉及中国的法案和决议案。

第一项法案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允许美国对打压香港人权的中方官员采取制裁行动,包括华府每年得提呈评估香港政府在维护法治、保护公民、权力方面的自主决策,以及认证香港是否继续享有不同于大陆的特别待遇。并可对付任何实施或威胁移交、任意关押、酷刑或强迫认罪、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的人实施制裁,可冻结他们在美国的资产、禁止发出或吊销签证。

与此同时,也通过“保护香港法案”,旨在暂停向香港出口控制人群的设备,包括催泪弹和橡皮子弹,用以阻止香港警察对示威者使用非致命武器。

- Advertisement -

另外两项议案是指:

(一)第543号议决案,重申美国与香港的关系,谴责北京干预该地区,并表达对示威者的支持。

(二)涉及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议决案,谴责中国以扣留加拿大公民方式,回应美国对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提出的引渡要求。

虽然上述法案和议案是以口头表决达成的,但议决案是没有法律的约束权力。

一般预料,参议院随后也可能通过有关法案和议决,但尚未有定夺,最后则提交总统特朗普签批而成为法律文件。

特朗普会不会签批呢?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贸易战是否有“柳暗花明”的可能。如果中美能达成贸易协议,就可能延缓特朗普的行动。毕竟特朗普要的是政治筹码而不是核子弹。

就特朗普而言,他在2018年启动中美贸易战后,就紧跟着关注和利用台湾和香港的课题来钳制中国。由于台湾在蔡英文(2016年)上台后,表现出对中国的仇视,也否定“九二共识”,自然得到在2017年上台的特朗普的青睐。先是接受蔡英文的祝贺电话而违反了中美协定;之后是通过台湾旅行法,让台湾政要可以大方进入美国访问和转站;更在近期宣布美国将军售台湾80亿美元的武器。这无形中助长了蔡英文公开拒绝“一国两制”的信心。只要台湾一天不“回归”大陆,美国便可在南中国海及其他地方掀起反华浪潮。

正当台湾强行其反共政策的当儿,香港又在今年6月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且不停息、不断升级的示威和暴乱。这一场看似无主角的大示威,实则其背后有亲西方势力在撑腰,这一大群包括港人从反国安法开始到反引渡条例的修改主要目的是反对港府可将嫌疑人送回中国受审。虽然港府是因为港男在台湾杀死女友后潜回香港,但又苦于无引渡条例,也就不得不修例以让相关人士回台湾受审(有关嫌犯只在香港被判触犯盗窃罪而不是谋杀案,结果只入狱29个月,引发公愤)。

本来引渡嫌犯回台不是大不了的事,偏偏被夸大成大陆要用来对付香港人。在一传十,十传百下,港人的抗争变成“造反有理”了。

没想到示威运动竟是没完没了,引起西方社会的关注,美国更是一马当先为港人壮胆,再次提起数年来未曾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其结果在众多议员的大力支持下,终于先在众议院通过。

这里头有几个重点是值得关注的:(一)美国将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当为背景,指责中国未按联合声明推行好“一国两制”,反而在回归后(1997年)先后提出第23条国安法(2003年)及罪犯修例修改法案(2019年),刺激了港人在越来越激动下,将之演绎成暴乱和破坏公共产业。虽然是港府希望港民在回归22年后,已具备爱国之心和接受主权统一的意识,因而在法律上加强爱国意识和不作奸犯科。 讵料反成“好心做坏事”,变成国际大新闻,天天有示威和游行,把香港搞得“乌烟瘴气”。在这乱世中,一般是使用重典,达到“乱臣贼子惧”的目的。但港府的回应是有所保留的。

- Advertisement -

就在此时美国将这么一场无厘头的运动形容为“民主和人权”的展示,也就接过英国的权利,将“联合声明”化成“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其有效性是不论在大陆或香港高层人士中一定有少数人在美国有存款和置业,也拥有绿卡或长期签证,更有美国公民的双重身份。这批人固然对美国的法案感到恐惧。因为毛泽东时代与美国没有瓜葛的领袖已是凤毛麟角了。

再者,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的自由港和特别关税优惠,香港将会沉沦下去。届时,受苦的是全体港人而不是美国人。这么一来,美国的“护港政策”到头来变成“害港政策”。

在这方面,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评语是值得重视的。他说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是为了羞辱及推翻香港特区政府,这之中没有一项是可以妥协的。这话正好点出要害和重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