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来自马六甲和吉隆坡华人,或许不能马上意会北马人的闽南俚语,不妨来个讲福建话运动,领会一下北马原乡人的语言美妙。“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是什么意思?

“目油”是指眼泪,“bak you siang ka ka na an ne tua”是说当你每滴眼泪流得好像橄榄那么大,就是有人处境非常非常凄凉、非常非常可怜。不要笑得太早。读了2020年财政预算案联邦下拨各州的发展款项数额,相信庇能人不会觉得啼笑皆非,而是分不到钱,现在“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

行动党首长主导的槟州政府快要步入第12个年头,再过3年又再大选,现在是要比美林苍佑(担任首长20年)或许子根(首长19年),向人民交出更亮丽的绩效里程碑的险要关头。火箭、蓝眼旗帜下,有哪些里程碑是能让你感觉得到、看得到、摸得到、荷包也肿饱的,不妨讲出来听听一下!

光华异言堂专栏,有人形容槟城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再次成为弃婴,槟城人变得很可怜。作者虽是政坛新秀,但“槟城人好可怜”这句话一针见血,赢得众多街坊的认同。藏身光大28楼、52楼可能感觉不到也听不到这个呼声,因为身边的人报喜不报忧,但当你摸熟庶民心坎脉搏,发现庇能人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的时候,世界可能已经不同了。

- Advertisement -

翻开旧报纸,2020年财案宣布之前,曹观友首长手握槟州交通大蓝图(槟南三人造岛填海计划、两岸三通一个槟城加海底隧道等等大工程),提先祭出轻快铁及PIL1泛岛大道所需款项,对中央喊话要钱,开口100亿令吉。结果2020年财案出来,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

槟房屋及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佳日星更煞有其事,财案宣布前再炒自己冷饭,在媒体面前重演房屋大戏,现场签署所谓“4大愿望清单”公函,要向联邦政府追房追钱,吁请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成全,并说当天会把公函寄出,火速交到房长祖莱达手上。

结果,林冠英财案一出来,槟州人民又再陪这加巴星“虎仔”一起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

看!当年打死不走的老招牌反对党,现在已齐齐当上联邦及州政府,内部官方游说管道欠效,竟然马死落地行续用“打死不走”手法,需要通过媒体向自己人公开喊话,要钱要命。结果,林冠英财案一出来,“4大愿望清单”同样没着落。这次谁要自动出来陪槟州政府一起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的,请举手?

居者有其屋是庶民的生活目标,但近年却供求方策出错,政府奖掖与惩罚策略全盘失效,造成有心买房者对房价飚高深觉遥不可及。岂料,这边厢庶民买不起民房,那边厢,竟有发展商高档房屋出现滞销的市场错乱。

其实,2020年财案最被误解的新政策,是降低外国人在城市地区买房的价格门槛,从100万令吉降到60万令吉。这个政策,财政部长给予的理由是,2019年第二季度出现共计83亿令吉公寓供应过剩的情形,若不及时处理,会造成国家经济危机。这个说词也获得首相马哈迪的支持。

消息一传开,市面马上出现供求锁链两极化的回应。

一、我国发展商翘楚即刻出来喝彩,蜂涌出来感谢财长对他们的深切了解、关心和眷顾。二、消费人、购屋人协会却群出鞭笞这项措施,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也赶忙出来澄清,宣称财长这个拉低房价门槛的政策,未曾与她的部门官员商洽就出街。10月13日(财案揭盎的第3天)她强调,外国人屋价门槛向来是由经济规划组制定,但她不知这次为何会让财政部长越俎代庖。

过后,市面又出现两大混乱:一、人民把“减低外国人屋价门槛”误解为“只为外国人直接减低屋价40%”;二、2020年外国人买屋可以自动获得公民权。

这是财长财案演讲稿疏漏具体条文所致,后来火速澄清,外国人屋价门槛从100万令吉降至60万令吉只限上述共计83亿令吉的滞销单位,在2020年底卖完为止,然后政府会将外国人屋价门槛调回80万至200万令吉之间。至于外国人买屋可获公民权的误传,则由首相亲自出马,一口否认。

有趣的是,2020年财案虽带有多层次策略的项目,但却被“减低外国人屋价门槛”占尽舆论焦点,需要政府费力灭火,加上马哈迪交棒日期不定被巫统议员及候任首相安华带入国会财案辩论环节,新闻重点开始出现严重失衡。

消费人在问:林冠英减低外国人购屋屋价门槛,对我国仍无能力购置可负担房屋的庶民,是要打出什么讯号?难道他不知道人民的一般结论,是认为政府太过偏袒发展商吗?

民间一个问题:政府减低外国人购屋屋价门槛,首先得益者是谁?

全国购屋者协会总秘书郑金龙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政府这项短期政策将为新加坡购屋者打开洪水闸门。因为,“星币兑马币汇率是1星元兑3令吉,屋价门槛从100万(约32万星元)降至60万(约20万星元),对新加坡人太有引诱力,便宜到底,到时新加坡人蜂拥抢空柔佛州滞销房屋,你能怪柔佛人埋怨我们把国家出卖给新加坡吗?”

他说:“发展商高档房屋出现滞销,是发展商自食其果的自杀式行为,滞销问题必须让他们自己善后解决,何须政府出手拯救?”

与此同时,在“先租后购”计划下,政府把房屋顶价提高至50万令吉,也引起民间“无壳族”的议论。

一般上,政府将可负担房屋顶价定于30万令吉,而国库研究(Khazanah Research)的最新调查显示房物业整体市场趋势已频近“严重性负担不起”水平。

要记得,房屋“先租后购”计划是前朝中央政府的政策,初步是为了疏解“一马房屋”购屋者面临中端房贷的困境,购屋首5年先向发展商租赁所购置的单位,约满后再将“先租后购”合约转为固定房贷合约,但价格仍依照先前签署“先租后购”合约的屋价为准,确保购屋者不会吃暗亏。过后,马来亚银行也效仿“一马房屋”的作法,与有信誉的发展商联手推行HouzKEY计划。

- Advertisement -

话说回头,槟州政府对财长宣布降低外国人屋价门槛政策仍在犹豫考虑,究竟是要跟风还是自我定夺,至今仍无头绪。也许,今后大家见到佳日星,可要仔细观察他,可曾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地流着。

至于喊话叫价100亿令吉要来推动轻快铁及PIL1泛岛大道计划的曹观友首长,财案揭盎后钱不到手,却颇有涵养地阿Q自己一番,认命2020年财案里槟州交通大蓝图未获分毫,是因为槟州是在大马计划下向中央政府申请拨款,因此,槟州还在希望2021年开始进行的第12大马计划,槟州的拨款申请可获得批准。

这样好啦,大家耐心稍等吧,2021年很快就到,2023年全国大选也很快就到,倒是要是槟州交通大蓝图各大项目都因缺钱而办不到,有什么“法度”?大不了,我们庇能人只好目油好像橄榄安呢大,一起去再投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