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金英在丈夫杨金龙陪同下,求助阿鲁古玛及何永铧(左)。

青年欠债不还,“神通广大”的大耳窿竟能找上青年居住森美兰和柔佛的亲人包括年迈父母,继而进行种种骚扰和追债,却无能向匿藏新加坡的事主讨债。

来自森美兰州文丁彩虹花园的锺金英(66岁)周五在丈夫杨金龙(74岁)及四子与媳妇,向汝来州议员阿鲁古玛与芙蓉市议员何永铧求助。

6月17日下午1时,她看到有人(阿窿跑腿)在彩虹花园四处派发他五子的大马卡复本传单,传单上还写着“欠钱还钱”,阿窿跑腿还把传单贴在她家门前的柱头上。

她表示本身育有6名子女,遭大耳窿追债的儿子排行第五,长年在新加坡工作,家人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一年前,也不晓得他在外有多少组欠债。

她说,由于丈夫需协助照顾另一名孙子,所以只有她独自留守祖屋。

- Advertisement -

她表示,第一次遭遇大耳窿上门派传单后,她已向警方投报;然而8月6日凌晨,住家却遭大耳窿上门泼红漆,篱笆门也被铁链上锁,大耳窿还留纸条放话,“再不还钱,就要放火烧屋。”

(左)大耳窿三番四次上门泼漆、上锁铁链。(右)疑青年欠债,胞兄与嫂子也莫名成了代罪羔羊!

由于担心人身安全受威胁,锺金英再度报案,但阿窿跑腿又于10月9日凌晨上门泼漆,要求还债。

阿窿除了三番四处上门骚扰青年的母亲锺金英,就连青年的四哥与嫂子也遭拖累。

根据不愿具名的青年四嫂表示,目前家人已无法联系五弟,惟家人却成了代罪羔羊,大耳窿通过社交媒体包括脸书,进入二人的脸书主页,加二人的脸书好友为友后,在夫妻俩的照片上写着“欠钱不还”,一旁还放着欠债青年的大马卡,发送予二人的朋友

“现在不是我们欠钱,大耳窿这么做,别人会误以为是我们在欠钱,破坏我们的名声。”

- Advertisement -

她同时说,五弟(欠债青年)的妻子相信也因此与他分居,带着子女搬迁柔佛州。

讵料,“神通广大”的大耳窿竟然也能摸上门骚扰他的妻儿,威胁还钱。

针对此事,阿鲁古玛表示,冤有头,债有主,大耳窿应该直接向欠债者追债,而非一再骚扰举债者的亲人,让他们饱受困扰,尤其事主的母亲年事已高,何须一直对她进行骚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