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自残留下的伤痕,让人看了也触目惊心!

一名患有娈童癖的男雇主以打假期工为由,专聘请少年替他工作,期间对他们“上下其手”,猥亵及性侵少年员工,3年来估计有约10名少年受害。

其中一名受害少年遭男雇主性侵后,深受打击,3年来饱受精神困扰,企图自杀,并以自残发泄,日前决定鼓起勇气站出来报案,指控男雇主的罪行,以免更多人受害。

这名15岁华裔少年住在昔加末地区,目前正接受精神治疗,需服药控制情绪。他周五前往警局报案,随后在父亲及一名亲友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公开华裔男雇主的罪行,希望男雇主得到法律制裁,不让更多人受害。

少年指称,自他公开此事后,至今已有10名少年联系他,并表示也是受害者。但他相信,3年来受害人数远超过10人。该名男雇主通常聘请的员工年龄介于11岁至17岁。

- Advertisement -

他是2016年经过亲友介绍,前往男嫌犯的小贩档口打假期工,当时他才小学6年级,身材瘦小。

他说,其打工时间从上午9时开始至晚上10时,中午休息,一天工资20令吉。当时除了他,档口还有另3名少年在该档口打假期工。

在档口叫其他少年强行脱裤

少年回忆,一开始,男雇主在档口叫其他少年强行脱下他的裤子,虽然看起来只是一般的孩童玩弄,但他当时心里已感觉到自尊被剥夺,甚至有被猥亵的感觉。

少年续说,经过那次之后,男雇主变本加厉的羞辱他,把他及3名少年带回家,命令其他少年拉著他的双手及双脚,一边说出下流的语言,一边摸他的下体。此刻,男雇主则站在一边“观看”,一边开怀大笑。

少年形容,那是他第二次感觉自己被“性侵”。第三次也是发生在男雇主住家,对方以午休为由,将他带回家,在他面前脱下裤子手淫,并表示要教他手淫。

少年指出,自己当时曾拒绝并离开对方视线,侥幸的,对方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然而,隔天男雇主在营业时间强行要带他回家,他直觉对方图谋不轨,致电向母亲求助,可是母亲没接听电话,他最终因不敢违抗,只好再度跟随男雇主回家。

“进入他的家,他叫我躺在床上,我闭上眼睛,不敢想,也祈求没有事情发生。”

少年表示,男雇主趋近他,一边摸自己的下体,一边摸他的下体,他被吓得魂不附体。

男雇主要求少年说“你帮我,我帮你”,少年拒绝配合并挣扎,可是男雇主却用脚压著少年身体,不让少年离开。

“我一直反抗,可是我越挣扎,他越兴奋,我感到很无助,很恐惧!”

男雇主手淫射精,也强行对少年手淫。少年事后心里受到极大创伤,不敢再回到档口工作,性格也180度转变。

询及性侵事件发生前,少年是否有精神问题,陪同少年召开记者会的亲友说,少年之前是很开朗的少年,跟一般少年无异,只是发生此事后,性格完全扭转,让其父亲痛心不已,常常在家陪伴及安慰孩子,希望帮孩子渡过这一关。

少年不只割伤自己的手,颈部也留有痕迹。

常梦到男雇主性侵

少年遭性侵后,心理严重受创,患上忧郁症、焦虑症及精神分裂症,常常梦到男雇主性侵他,并产生幻觉,觉得周围有鬼,也通过自残、自杀的极端行为来发泄。

少年因与父母关系欠佳,事发后没有向父母提起此事,他在投诉无门之下,性格变得怪异,心里留下阴影,每晚躲在房间哭泣,也常常发恶梦,梦到自己被男雇主侵犯的场景,以及梦到男雇主前来找他。

少年表示,他曾将此事透露给身边的同学,没料到他因此而受到同学们的语言霸凌,在手机群组讥讽他,让他大受刺激而在校园内自残。

少年说,那时起,他开始产生幻觉,一直觉得周围有鬼,有物件会自行掉下,心理承受百般折腾,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

他开始为情绪寻找出口,包括在家及校园用刀片在手腕上自残,然后用血来涂鸦厕所墙壁,也曾企图从课室跳楼自杀,所幸及时被老师抱住,救回一命。

“我曾服食过安眠药自杀,也曾割脉自杀,但因为找不到脉搏而没有成功。”

少年在校园企图自杀,老师从中得知少年情况,劝少年报警。那时起,少年父亲才意识到儿子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开始送儿子到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

少年说,他在医院接受治疗期间,觉得自己再度受到伤害,因为他不愿进食,护士们以强硬手法逼他进食。“我是受害者,为何他们都把我当成犯人?”

少年说,他回家后,拒绝再上学,也不敢面对人群,常常请假缺课,直到今年开始完全没再上课。

少年在脸书公开自己的遭遇,揭发男雇主有娈童的癖好。

护士一句话改变决定

因护士的一句话,少年决定公开自身遭遇。

少年说,他在医院接受治疗时,一位护士劝他站出来报警,公开自身遭遇,不让罪犯逍遥法外。他思考了数个月,周三(16日)晚上决定将此事放上网,并呼吁其他受害者挺身而出,指控男雇主的恶行。

然而,令他感到沮丧的是,10名受害者当中,原本有3人答应周五一起现身报警,却临阵退缩。由于他把自身遭遇放上脸书后,引起广泛关注,虽然得到不少网友的鼓励,但也因为有一部份网友的人身攻击,情绪再度崩溃,不停哭泣,最后由父亲带他到诊所打镇静剂。

少年表示,他公开自身遭遇后,男雇主曾致电其父亲,并恐吓他和并要求他道歉,因为此事已深深影响其生意及家庭成员,但他一口就拒绝对方的要求。

“这些年我受这么多折磨,我不会道歉,因为我不想再有其他人像我这样,承受这些痛苦。”

受害少年去年6月觉得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主动寻找一位儿童心理辅师倾诉。家人也曾带他前往马六甲看精神专科医生,但由于少年还会情绪失控,再度自残和企图自杀,他最终被送去昔加末核心专科医院接受治疗。

男雇主在戏院内要求手淫

男雇主被指带其他少年前往戏院观赏电影之际下手,在戏院内要求少年替他手淫。

- Advertisement -

受害少年指出,根据他从其他受害少年口中得知,男雇主经常带少年员工出游,也带过少年员工前往戏院观赏电影。

“他就在戏院内脱下裤子,用外套掩饰,要求其他少年帮他手淫。”

他说,男雇主的种种行动,已对不少受害少年造成心理阴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