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 (档案照)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今日提出质疑,政府预算案是否根据财政部长林冠英的异想天开思维来决定?他是否拥有如此大的权力,可以私自决定拉曼大学学院是否获得政府资助,而不须获得整个内阁的同意?

“林冠英是否故意在今年和明年预算中忽略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配对拨款),以便他可以设置任何条件,然后一旦符合他开设的条件就可恢复拨款?”

他今日在脸书发表文告称,拉曼大学学院无法在今年预算案获得任何拨款是于去年在国会通过的,而昨日,林冠英竟然厚颜无耻地表示,如果马华领导人辞去其信托局成员的职务,他可以“退还”30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

“为何林冠英任意地向信托局设定条件后,还分配100万令吉发展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到底林冠英是援引什么法令或基于什么原则‘只能给拉曼大学学院发展拨款,而不能提供行政拨款’?”

他指拉曼大学学院在2020年申请2400万令吉发展拨款,却大幅度被砍至100万令吉,这对该大学学院是侮辱和伤害。拉曼大学学院在今年获得550万令吉发展拨款时,而行政拨款分文未得,也是莫名其妙且不合理的。

- Advertisement -

“总而言之,冠英因对马华的政治怨恨,而故意不为拉曼大学学院提供行政拨款。难道他认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皇帝,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他指即使首相敦马哈迪在1981年至2003年曾任财政部长丶教育部长,甚至是首相时,也从来没有不给拉曼学院行政拨款。

“拉曼大学学院那时和现在的结构有什么区别?”

- Advertisement -

他指,不管是马华于1968年成立的拉曼学院,还是随后于2012年升格的拉曼大学学院,都是由马华创设的,而且其管理结构还是保持一样。

“我要强调的是马华过去及现在的领导人通过信托局管理拉曼大学学院时,从未背叛过任何人的信任或有过任何不当行为。拉曼大大学学院收到的任何一分钱,都不曾转到马华的帐户。”

“所有拉曼大学学院的信托人不曾领取任何薪水丶津贴或花红,我们义务进行任务的。真金不怕红炉火,若是任何一人敢站出来指责拉曼大学学院信托人领取薪水丶津贴,我将会毫不犹豫地采取法律行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