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郑彩凤

踏进9月的墨尔本,人人乍喜还忧。

喜则:春天到;

忧则:花粉跟着也到。

墨尔本的春天美不胜收,人到中年移居该地,“临老入花丛”,心花怒放,在马来西亚除了到高原地走马看花,平地几乎不会有此花簇锦攒、姹紫嫣红的花景。

- Advertisement -

但梦幻的仙境很快就被现实所取代,浪漫情怀始终敌不过花粉症的摧残。

当大家还停留在冬天的冻疮困扰中,花粉症已无声无息的入侵。因为全球变暖,植物开花的时间比以前更早了,人们接触到花粉的时间也提前,而墨尔本正是澳洲花粉症爆发的重灾区。

无论街道或住宅,无处不花。

墨尔本曾经7年荣获全球最宜居城市,但同时也有世界过敏之都的称号。在这里居住3年或以上时间的华人很容易感染花粉症,华人患花粉症的人数正在逐年上升,不过政府对于对抗花粉症所下的功夫也对得起宜居城市这个荣衔。

应对于花粉症于人民的生活日常构成不便,市政府曾用给树打针,往树干中注射荷尔蒙、往叶子上喷洒喷雾剂,或向土壤中灌注药物等的方式来减少对花粉症患者的影响,而所谓造成不便,竟然是因为墨尔本市75%的街头树木是法国梧桐,顾客们因为花粉过敏,无法在户外享受阳光与咖啡,政府必须负责让咖啡爱好者能在春天享受户外咖啡的权利。

此外,澳洲国立大学还成立了“堪培拉花粉检测计划”,该项计划涵盖了过去10年的历史预测,用以制定出准确的花粉技术预测。

- Advertisement -
由花朵构成的大树,风一吹,花粉随处飘,墨尔本街道,处处见此树。

研究人员更对手机应用和网站进行重大升级,为用户提供更多和花粉有关的数据,每天发布信息,告诉大家花粉数量分布较多的地区及检测到什么花粉种类。这也是住在墨尔本人的习惯,除了每天用手机查着天气预测做出门准备,也会查着花粉指数看是不是要出门。

曾经发生在2016年的一场雷暴席卷了整个墨尔本,这场雷暴也诱发了群体性的哮喘——分析指出,暴风把整颗花粉颗粒(多是黑麦草花粉)吹入逐渐形成中的暴雨云层,暴雨云中的水汽将花粉分裂成更细微的颗粒,然后这些细小颗粒会随着寒冷干燥的气流回到地面。这场灾难已导致8500人入院治疗,其中6人已死亡,在这八千多人中,三分之二的人有花粉过敏史。紧急事件后,维州政府拨款5亿澳元用于改善救护车服务,并计划招聘数百名医护人员以及建造新的救护站。

墨尔本的花花世界闻名,但对于大部分居民却闻花色变,一个花粉颗粒,一场风雨就能导致八千多家庭受害,“甲之甘露,乙之砒霜”,对于新移民,一边赏花一边受花害,也不知是福是祸!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