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菁草

1994/1995年距今不过1/4世纪,不算很“古早”,可是当年许多事已被人忘个一干二净,其中一件就是马华公会那时曾为独立中学筹至少500万令吉义款。

今天看到的是该筹款运动展开前的报道。登在1994年4月24日的这则报道,内容引述时任马华副总秘书拿督冯镇安博士的话,指马华各州领袖已受促(“受训示”?)与各别州内的华文独立中学的董事部接触,啇讨马华为独中筹歀的事项,探讨他们的反应与需要。冯镇安博士当时的官职是教育部副部长。

- Advertisement -

这则报道指马华各州领袖也将向各州独中领导人讲解马华为独中筹款的计划,而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林良实医生订于5月27日正式推介这项义举。这项筹款计划虽为全国独中筹到超过500万令吉,却引起行动党的负面回应,该党指责马华不在内阁争取给予独中拨款,却向华社开刀,非常不当。行动党也调侃马华,指马华虽是执政党团中第2大党,却争不到独中拨款,证明了马华当家不当权。

- Advertisement -

509变天年半后的今天,重温这则筹款旧闻时,华社会有什么想法呢?照理,华社如今应该对政府拨款给华教的事不再存有仼何悬念,因为变天时,华裔全力扶送行动党进入布城当政府,行动党的领袖也荣任财政部长,这可是个位高权大的官位,负责分配拨款给每个政府部门,包括教育部,因此,只要来自行动党的财长签准,拨款就顺利下发。伊斯兰教的非主流“亭子学校”(Sekolah Pondok)去年一下就得到2700万令吉的年度拨款,属于国家主流教育系统内的华校,又岂会受到不公平不正义的对待?

行动党多年来都骂政府对华教不公平,如今自己当上政府,如果对华教不公平,不就是自打嘴吧惹来千秋骂名?所以,今天,如果华社还对华教拨款担心,会不会被人笑?那么,华教是否已摆脱被不公平对待的厄运?就让事实讲话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