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长林冠英公布“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政府将发放一次性的30令吉数码红包予18岁及以上和年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大马人。

报道:曾丝苛

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致力推动数码经济,获得民众支持,惟对于发放一次性30令吉数码红包的举动,大部分皆表示不认同。然而,餐厅业主和经济学者却对此表示欢迎。

为了加速社会大众及商家转型采用电子付账,财政部长林冠英于周五(12日)公布“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政府将发放一次性的30令吉数码红包予18岁及以上和年收入低于10万令吉的大马人。国库控股(Khazanah)将获拨款4亿5000万令吉落实这项计划,惠及多达1500万人。

受惠者只须拥有一个已与特定服务供应商注册及经过身份核实的电子钱包户口,每人获得一份的“数码红包”可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兑换,并在2个月内使用,有效期至2020年2月29日。

对此,《光华日报》记者于周六抽样访问数位民众时,大部分人皆认为,30令吉绝对是杯水车薪,起不到作用。然而,餐厅业主和经济学者却对此表示欢迎。

- Advertisement -
陈业治。

陈业治:获现有用户支持

一名客服专员陈业治(28岁)认为,政府发放30令吉数码红包的举动,会获得电子钱包现有用户的支持,但在开拓新用户方面的成效却有限。

他直言,要吸引民众使用电子钱包,须考量到他们的消费习惯、年龄阶层、商品种类和服务对象等,得一步一步来,而不应只是提供30令吉的数码红包。“数码红包对我来说是鸡肋。毕竟电子钱包的平台比较具体,没使用的话充值了也没意义。”

他也希望政府开放让更多电讯业者提供家居网络服务,毕竟已被马电讯(TM)垄断太久 。无论如何,他表示,全国光纤覆盖率提升值得嘉许,政府走的大方向也属正确,但须视实行方面。

徐清健。

徐清健:没用过电子钱包

徐清健(54岁,餐厅服务员)也说,本身没有使用过电子钱包,即使政府送上这份30令吉数码红包,他仍不会用,因为认为没有这个需要。

庄慧扬。

庄慧扬:不见得有何效应

庄慧扬(31岁,网页开发员)坦言,网络如今已成为必需品之一,因此提升网速确实有其意义,但电子钱包不见得对经济有何正面效应,也无法理解提升电子商务意义何在。

他指出,30令吉对低收入群体来说绝对是杯水车薪,倒不如将这笔钱用在更有效益的地方帮助他们。况且,早前某服务供应商满街送8令吉,仍不多人要使用,足以证明这方式的效果不大。

他认为,此措施也对其他服务供应商不公平,而且,30令吉宣传费应由供应商自付。“如果真的有效提高使用普及率,对供应商来说每人30令吉不算什么,他们之后可以轻易赚回。”

他也说,电子商务已在蓬勃发展中,无需政府介入。至于提升网速方面,他认为,政府须杜绝垄断,并辅助马电讯(TM)以外的网络供应公司。

苏章瑛。

苏章瑛:不赞同发钱

苏章瑛(27岁,旅行社职员)表示,在电子钱包付费普及化的情况下,我国跟随进步固然是件好事,但是并不赞同政府这样“丢钱”的方式,因为这30令吉可解决一些人的三餐,还有更多人需要这笔钱。

她指出,尤其在中国,大街小巷都使用支付宝(Alipay)、微信支付(WeChatPay)等,加快了付款过程。反之,外国游客到中国消费,以现金付费,就会被当地人投予奇怪甚至鄙视的眼神。

她说,时间就是金钱,我国社会不断进步,追求快速,当然是好事,况且只要市场控制得好,我们也能像中国一样强大。不过,政府没有必要为了推动改革而发这些钱。

蒋琪川。

蒋琪川:电子支付顾客只10%

蒋琪川(39岁,theLeaf餐厅业主)指出,该餐厅使用电子钱包支付的顾客占比少于现金付费,只有10%,因此30令吉数码红包或多或少会鼓励民众采用电子钱包,惟,政府若要鼓吹这个市场,应豁免开设电子钱包付费平台的收费。

他表示,为了跟上现代趋势并提供顾客便利,该餐厅在一年前开始接受电子钱包支付方式,这亦省去了找零钱、算账、把钱存进银行的工作。但是,目前提供电子钱包支付平台的商家都须支付约1%费用,例如顾客每支付100令吉,商家就须付1令吉。

庄学勤。

庄学勤:有助开启数码经济

经济学者庄学勤博士则认为,发放30令吉数码红包可说是“一箭三雕”的策略,有助于希盟政府达到开启数码经济的目标。

庄学勤受访时指出,第一,根据去年10月发布的《第十一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我国营运开销占收入的98.9%,发展开销仅占1.1%,显示我国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发展。

因此,他表示,在此情况下,不需花巨资建造建筑,又能制造经济活动来产生效应,贡献予国内生产总值的,就是互联网。

- Advertisement -

“数码经济是国家未来最重要的方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时代已经开始走向这个方向,在大马启动阿里巴巴首个海外物流枢纽奠基。”

他强调,一只巴掌拍不响,政府须要消费者和商家双边都启用,因此须以此方法让更多群众接触到电子钱包的平台,下载来使用,从而养成电子付费的习惯。

他说,第二,发放30令吉数码红包也惠及了中等收入群体(M40),而第三,政府可从这方面取得数据进一步做研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