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希盟政府提呈第二份财政预算案,再次印证财长林冠英匮乏宏观经济视野,只能选择Salonpas止痛膏布来暂时替国家止痛。

基本上,2020年财算思维和路向仍延续纳吉时代的腐旧手法,仅以天女散花式的派钱政策来换取民意,再次以皆大欢喜的应急措施来暂渡时艰,说好的经济改革目标,仍还漫长遥远。

2020年财算总开销预计2970亿令吉,总税收预计2445亿令吉,不敷赤字预计525亿令吉,等于国家总生产(GDP)的3.2%,证明希盟已经错失去年财算林冠英宣布放眼要将财算赤字对国家总生产比例于2020年降至3%、于2023年之前降至3%以下的目标。

2020年行政开销占总预算数额的81.14%(2410亿2000万令吉),发展开销占18.85%(560亿令吉),行政开销大幅度超逾发展开销乃是纳吉担当财长时代的典型理财作风,看来希盟也拾人牙慧,无新创意。

- Advertisement -

明年,布城财库税收估计2445亿令吉,比去年增加112亿令吉。总税收的45.1%来自所得税、非课税收入占18.4%、借贷占17.7%、非直接税务占15.9%及其他直接税务占2.9%。预料,财算不敷的525亿令吉赤字,肯定会再对外举债解决,目标包括交由日本承购的第二轮的“武士公债”及中国“熊猫公债券”。

政府增加税收的另一途径,就是在未来12个月的财政年,增加销售与服务税(SST)收益,征收新税务(包括电子商务税),同时陆续严惩逃税的公司与职场人士。其中一点,希盟决定针对约2000名年收入逾200万令吉的特豪征收顶限30%所得税,应该归类于“分享繁荣”理念,值得一赞。

但根据2017年官方数据,全国约有125万家公司,只有78万724间公司(62.4%)于内陆税务局(所得税)拥有户头,而其中只有6万1000家公司(7.8%)必须缴纳公司所得税。同样的,全国共有1500万职场人士,但只有少过250万(16.5%)是被归纳于征税对象的群组。因此,若以我国整体征税系统来看,希盟政府应该大刀阔斧对它重新整顿,别忘了征收富豪税,代表感谢政府让他们发财的恩惠。

2020年财算基本盘,是以原油价格预定于每桶62美元,比去年低估每桶8美元,预计石油产品税务将达505亿令吉,只占明年总开销的17%。这点很重要,如果布城魔法个国阵而持续依赖国油税收来支付财算开销,此后只有死路一条。

今年4月,富时罗素(FTSE-Russell)对马来西亚国债的市场流动性表示担忧,恫言可能会把大马政府债券踢出富时世界政府债券指数(FTSE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后来经过国家银行的积极跟进行动,才暂时保住正面评估的信用,否则,希盟政府要继续对外举债,就会困难重重。

因此,很大迹象显示,希盟2020财算的算盘打法,是有顾虑到国际评估机构对马来西亚经济的负面衡量。所以,2020年财算才有行政开销比去年缩小7.25%,而发展开销则稍有增长2.32%,尽量做到面面俱圆,务求过关。

讲到林冠英理财缺乏宏观经济思维,其实,应对经济低迷挑战的财经策略,不时令人想起过去数名著名经济学家的论说,若能温故知新应该会很受用。1995年我在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修读企管硕士课程,就接触到韩籍剑桥经济教授张夏准(即《经济学的谎言:为什么不能迷信自由市场主义》及《拼经济:一本国民指南》作者的学说。

张夏准曾对一般经济学家及财政部长的轻浮理财作风做出戏昵之言,其中一句就是:“这里分一点点,那边也派一点点,每个地方都派一点点,(大家就皆大欢喜了!)”以前的姑礼财长、安华财长、纳吉财长到今天的林冠英财长,理财手法都是这样的天女散花方式,令人啼笑皆非几十年,害到马哈迪的“2020年先进国宏愿”也必须延迟多十年。

有另一个令我敬仰的宏观经济学家,英国教授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1946),他深入研究1930年代发生的世界性经济萧条期,对经历经济低迷时刻国家该走的策略理出多帖良药,主张政府关注经济内需及消费倾向的活力,非常时期必须汇总内需的力量,同时倡议经济萧条期应以扩张式经济政策来应对。

凯恩斯一生是与传统经济沦说唱反调,他不认为单靠经济的天然力和奖励计划,就能使经济起死回生;反之,他认为积极兼主动的财政及货币政策,才是应对经济萎缩的良策。

凯恩斯的学说被继后的经济学者深入研究,并开展成所谓的“凯恩斯主义”,其中一门学说就是“凯恩斯乘数”(Keynesian Multiplier)。简单解释,经济产量是国家开销上升或减低的倍数。如果财政乘数大于“1”,那么,开销方面每增加一块钱将使总产量的增值额大于原本的一块钱。

若以经济学术语解释,天女散花式的派钱政策足像临阵胡乱散发子弹,每颗子弹射中目标的几率很低,是十分冤枉无效的战略。反之,政府每花一块钱,就要想到结合这每一块钱所能凝聚的总力量,确保开销不被枉用枉使,反而让它集腋成裘,达致改变内需总需求的效应。

- Advertisement -

与此“凯恩斯乘数”理论相辅相成的原理,是利用货币作为通货交换的中介工具作用,将它逐层放大,以期产生有利与国民经济发展的效益。在这理念上,国家增加投资开销将会引发国民收入的增加量,政府的职责是务要确保国民收入的增加量,是政府投资开销增加量的好几倍。

回头谈到2020年财算的本意与效益,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共享繁荣愿景并不意味希盟应当继续扶弱与拐杖政策,右手施舍奖励金,左手却想通过消费渠道回收国库,除了诚意不足,长久为之则会养成依赖政府的风气。与其授人以渔,倒不如教人如何亲自捕鱼,自力更生。

所以我说,说好的新马来西亚的经济改革目标,仍还漫长遥远,希盟内部还有很多罪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