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0本就不需或不该享有政府过多津贴补助。只有M40,尤其M40中的低层是最不幸一群,津贴享受不到,税务绝不少你一份,在“中等收入困境”中轮回。M40是城市最大一群,城市选区是希盟强区和后盾。M40的怨怒已在酝酿,希盟会如何化解这股逐渐烧起的怒火?

希望联盟上台后的第二份财政预算案周五出炉前,人民尤其中低收入群普遍不抱期待,更在经济疲软气候下忧心忡忡,惟恐财案一开是惊大于喜。从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表明人民一边要降税率、一边想增加补贴是办不到,已可感受财案“难甜”。

税率和补贴必须平衡,道理人民明白。实际上,大马经济缺乏新推动力,加上许多经济领域因垄断,所以缺乏竞争力,导致在全球经济气候不景下,继续低迷。政府也在一马丑闻冲击下,需要拼命找钱,充裕国库。

所以政府要对长久来,已形成沉重负担的各项津贴,进行结构性改革是理所应当。毕竟,政府愿意拿钱补贴百姓生活是好事,但要政府一穷二白、四处找钱做补贴,却是好事变坏事。

可是,重组和改革津贴政策是否应考量时机,抑或逐步进行,而非在短时间内一箩筐急速落实,使收入一直无法提升的中低收入群进一步被生活重担压挤、喘不过气?

- Advertisement -

希盟政府上台以来,常是该动不动,不该改或应逐步改的,是马上为之直到遭遇反弹再U转。津贴改革是有其必要,但政府推出新燃油补贴机制同时,是水费调涨在即,还有其他新税陆续有来,州政府也调整门牌税,两边挤压,人民如何平衡?

- Advertisement -

调整燃油补贴、调整水费和征新税,高官只有一套说词,是只涨一点点,不增加人民负担。可是这里一点、那里一点,无数点在同时间压下来,就是负担。何况,油价一涨是否引发另一波通膨,贸消部回应是会加紧监督、不置可否,显得苍白无力。

可见,人民尤其中低收入群,对希盟从希望到失望,情绪激变不无理由。政府将人民按收入划分为最低层B40、中间M40和最高T20,3大群体。国家财政紧缩、削减津贴时,往往担心B40反弹,还是保持福利不受影响。

T20本就不需或不该享有政府过多津贴补助。只有M40,尤其M40中的低层是最不幸一群,津贴享受不到,税务绝不少你一份,在“中等收入困境”中轮回。M40是城市最大一群,城市选区是希盟强区和后盾。M40的怨怒已在酝酿,希盟会如何化解这股逐渐烧起的怒火?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