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联理

kopi仔:薄饼姨啊,为什么七早八早就脸黑黑?

薄饼姨:哼,昨晚才跟我的老hero吵架一轮咯。

烧鱼伯:哎哟,你们又zomok了?

薄饼姨:昨晚要睡的时候,我不懂zomok,又突然想起他以前跟我说过的求婚宣言,就拿这个来讲他咯。

- Advertisement -

粿条叔:那么你的老hero有说过什么宣言?

薄饼姨:多咯,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的那种。

烧鱼伯:then老hero的哪几单宣言,是让你一生都忘不了的?

薄饼姨:第一单就是,他说如果我on的话,他就会带我去北海道honey moon的。

粿条叔:日本的北海道?哇几romatic一下咯。

kopi仔:结果呢?有去到北海道吗?

薄饼姨:还北海道?去butterworth北海就有我的份啦。

烧鱼伯:then还有什么宣言吗?

薄饼姨:最令我心动的是,老hero说如果我当他老婆,就会送一间大大间的红毛楼给我。

粿条叔:哇,红毛楼在penang很值钱的哩。

kopi仔:So你的红毛楼最后怎样?

薄饼姨:红毛楼?每次问他的时候,他只能红毛丹给我吃咯。

烧鱼伯:那你有问老hero,zomok讲了的东西又做不到的吗?

薄饼姨:他找借口说,以为老爸会留很多财产给他,谁知留一身债给他就有咯。

kopi仔:actually hor,你都懂他这样的pattern了,还去信他zomok?

薄饼姨:少女情怀总是诗,我也希望我会是戴安娜啊!

- Advertisement -

粿条叔:So你有问老hero,zomok当初要把支票开到这样大张吗?

薄饼姨:他答说,当初没有想到我会答应他,所以就敢敢“大小港”咯。

众 人:那就怪你自己天真和太傻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