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文辉

新加坡人自私、不友善、缺乏公民意识。这是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日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举办的新加坡开埠200年研讨会上提出的看法。

他说:“我们是第一世界国家,却有着第三世界国家般的人民。许多国人缺乏第一世界人民所应具有的公民意识。”

——他的话音刚落,全场观众报以热烈掌声,这说明了现场的观众有共鸣、至少是接受了他的看法。虽然他的“说法”似略有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之嫌,但是,我的确也找不到理由可以否认。

——事实上,的确是有“一些人”是有这种现象,那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 Advertisement -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群“第一世界国家”却出现“第三世界人民”?

其实,第一世界的美国,却拥有第三世界的领导人,你看特朗普、蓬佩奥的对世人的横蛮、霸道、霸凌,是第一世界人民的行为吗?

有果必有因的,就我在现实生活中接触的了解,新加坡这些“第三世界人民”的来因,如果我没有观察错误的话,他们大部分都是像我这样年龄层的人;也即是在二战期间和战后初期婴儿潮期间出生的;——大约在60岁到80岁这群人,而这群人正是所谓的立国和建国的一代,他们现在老了变成常在咖啡店可见的“阿伯”和巴刹里常见的“阿嫂”;他们的确正是在新加坡建国过程中,付出了努力、奋斗和建设,他们流下了建国的汗水!

然而,这群人的确更是生不逢时,不论是战时或战后初期出生,那个年代都是兵慌马乱,百物待兴、社会混乱,他们大部分都是失学的一群;学校很多还没复课、师资缺乏。失业浪潮冲击着每个人的家庭,温饱都成问题,谈何容易去上学,造成大多数是失学或文盲。这群人寻找工作也不易,他们多数是劳工、小贩、店员、三轮车夫、的士司机等这类比较低层的工作,收入更是菲薄。

——这一群人可说是不幸的一群,由于受教育少,或甚至是文盲,收入又低微,因此,他们都是生活在一个“第三世界人民”的环境中,跟不上社会进展的步伐,是很正常的现象,我们的确不能有更高的期望。

然而,这一代人都是替新加坡建国、发展、繁荣打出江山的,而他们对政府的信赖、支持却是很牢固的。

- Advertisement -

许通美教授认为新加坡人缺乏公民意识和自私等,他以驾车行为作为一个例子。这点,其实我在2009年出版的书《新加坡:赤道小红点》的“序说”里就已这样说:“路霸:这是常见的事,一些人坐上驾驶座位后,就露出丑恶的嘴脸,在马路上横冲直撞之外,还要下车打人等的恶劣行为。”

——新加坡人为什么会走到这样?如果是咖啡店里的“阿伯”或者巴刹里的“阿嫂”,那是不幸的一群,不足为奇。但是,如果是在独立后出生的,他们享到经济起飞、社会发展的一代,他们大多数都受到良好的教育和享有高薪的工作职位,而仍是“第三世界的人民”,那就使人不可思议了!

然而,但愿“第一世界国家”能尽快看到“第一世界的人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