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教育局表示,时中正校将是全槟第一所有专业特殊治疗师,到校为特殊学生提供相关治疗课程的华小。

时中正校45名学生中,特殊学生占88%。企业家拿督斯里丘光宪赞助母校“心理干预学习困难治疗”课程同时,有意在本身公司创设社会责任计划、号召逾千员工每月捐款,以“一对一”方式为时中建立制度化捐款。

随着这项赞助,槟州教育局表示时中正校将是全槟第一所有专业特殊治疗师,到校为特殊学生提供相关治疗课程的政府小学。

他解释,一旦社会责任计划落实,其公司员工被鼓励每月捐款行公益,数额大小不拘。本身则以员工捐1令吉、自己捐1令吉方式,为时中实践制度化捐款,长期受益。

“人人都会死,搞不好我明年就趟床、不能动呢?所以制度化捐款好,千古行善!”

丘光宪周四到访时中正校,出席“心理干预学习困难治疗”(Psychology Intervention Learning Difficulties Therapy)课程赞助仪式。

- Advertisement -
丘光宪在时中董事主席拿督蓝武昌、副主席拿督赖亚汉、总务李玉麒、副总务戴荣发、槟州教育局官员和巫青春和一众老师陪同下,耹听治疗师解说。

位于爱情巷的时中正校目前共有45名学生,其中特殊学生为23人。校长巫青春指出,特殊治疗费用高,许多家长碍于生活重担,无法定期送孩子到私人医院接受治疗,政府医院则需排期,有时需轮候数月,方能获得治疗。

她说,私人医院治疗费用是每小时介于80令至120令吉。曾有任职小贩家长反映,由于私人治疗费用不菲,带孩子到政府医院治疗却得轮候选4个月,导致孩子一年只接受数次治疗,无法持续接受治疗训练。

“有了这课程,专业的特殊治疗师便能到学校,给不同障碍的孩子针对性的治疗。学校的特殊教育老师也可从旁学习,提升个人教学技能,未来帮助更多学生,两边受益。”

她指出,上述课程于上周二开始落实。治疗师每周二到校,每次到访时间为4小时。校方按障碍类别和学习程度等,把孩子归纳分成4组,以确保每一个特殊孩子都获得照顾和治疗机会。

丘光宪(左)和校长巫青春一同接受媒体访问,丘光宪认为相关课程应一早便在设有特殊班的学校落实。

她语重心长指出,许多家长均有心理负担,难以接受孩子的“特殊”。可是,硬将孩子送入普通班就学,无法给孩子的障碍对症下药,不但无法让孩子成长,或还在孩子年岁渐长后,加剧学习缓慢问题。

“学校曾有一名学生,初到学校时连握笔写字、说话都有障碍。但家长因无法接受,一直不愿为孩子申请障友卡。”

教育部规定,只有持障友卡孩子可到特殊班就学。校长耗费8个月时间,说服家长完成申请后,让学生到特殊教育课室学习后,孩子现下不但可以说话,还能当起班上“小管家”,成为班上楷模。

“我们想在明年,以这名学生个案作为楷模。家长要有认知,只要把孩子放在对的地方学习,一切就会不一样。”

丘光宪(左4)在时中董事主席拿督蓝武昌(右4)、副主席拿督赖亚汉(右3)、总务李玉麒(右2)、副总务戴荣发(左1)和巫青春(右1)陪同下,移交合作书予两位专业治疗师。

学校规模虽小设备齐全

时中正校规模虽小,但学校环境闹中带静、古迹建筑特色古朴,最重要是设备齐全,适合特殊学生学习。巫青春不讳言,教育部对该校在特殊教育的教学方式表示赞赏,明年将增设一班,让特殊教育班增至4班。

时中正校特殊学生经校方测试分析后,分别是智力障碍3人、自闭症13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3人、学习障碍3人、综合(目闭与ADHD)1人和成长缓慢1人。

她说,该校特殊学生中以自闭症居多,但自闭孩子都有不为人知天赋,有待开发。

- Advertisement -

“我们有一名二年级学生,父母英语并非超好。可是,他英语水平出奇高,平时虽在特殊班上课,但英文节时便到楼上普通班,英语水平是4年级学生水平。”

她补充,实际上,特殊学生一旦成功克服障碍,在学习上达一定水平后,均会在融合学习理念下,获得转到普通班学习。

出席仪式的多名家长,受访时均对学校获得上述赞助课程,感到非常高兴,可以让孩子获得更多学习机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