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马来尊严大会结束之后,马老爷否认这是一场种族主义大会,因为没有人在会上攻击华人和印裔。

是吗是吗?或许,大会没有直接攻击,可是却有不少刺耳的种族噪音,包括马来西亚属于马来人,废除多源流学校(华小与淡小),限制只有马来人能够担任首相、副首相、州务大臣、首席部长等高职。

这类刺耳的种族噪音,过去只在巫统大会上常有听闻,难怪马来尊严大会被批评等同巫统大会?

说完了,马老爷虽然缓颊称,政府未必全然接受大会提案。话虽如此,马老爷在大会上坦承,“希盟政府马来底气不足,以致无法如前朝国阵政府那么强大,……喜欢或不喜欢,我们必须顾及其他人感受。”

- Advertisement -

马老爷是不是暗示,他在政府里不能随心所欲,受到盟党(如行动党)的钳制?马来尊严大会后,巫统马上见缝插针,巫青团一哥阿斯拉夫,高呼马老爷维护马来人的尊严,立即把行动党踢出希盟政府。

还有还有,马老爷在大会上称,马来人被迫接受“外来者”(非马来人)以换取独立亦引反弹。哦,何谓外来者?行动党蓝卡巴星便指这是彻头彻尾的侮辱,对一位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的首相非常不当。

江湖中人多认为,这场马来尊严大会,背后有一定的政治议程。虽然,名义上是以国内四所大学与非政府组织联办,然而江湖中人的都知道背后操盘手是霹雳国会议员韩沙。

此君原为纳爷亲信,曾任贸消部部长。509大选后,韩沙退出巫统,今年二月加入土团党。如果大会没有土团党支撑,马老爷怎会从容不迫出席?

马来网民最初看似认定,马老爷欲借助这场马来尊严大会,抵销巫伊穆斯林团结大集会的效应?然而即便如此,亲希盟之士多不认同马老爷的做法。

一名亲希盟部落客直指,马老爷已尽失非马来人,以及东马人对他的信赖,“你可以骗一次但不是骗两次”?前部长再益讥讽希盟有“狂躁型忧郁症”,走多元路线的希盟领导人,竟然为种族主义大会开幕。

最好玩的是,公正党主席安华未受邀出席,理由竟是“公正党党员混杂”。咦,既然如此,何以公正党老二敏大人又能出席呀?马老爷这不是摆明车马排斥安华了?

胡一刀不免好奇,巫统对马来尊严大会是什么态度?好了你看,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总财政东姑安南,以及被指随时可能跳槽的凯里、希山慕丁出席了大会。然而,纳爷与扎爷并未到场。

亲扎爷的部落客Just Read狠言批评,“马来尊严大会上几乎都是孤行者。……在不久未来,将分化出更多马来政党与马来派系集团。我好奇是否马老爷一直想延长其政治生涯?”

“我可以说,马老爷的2020宏愿是失败的。此前马老爷领导国家22年,马来人每获得一令吉,朋党便可获得九令吉。”

亲纳爷的部落客RPK则称,马来尊严大会是巫伊穆斯林团结大集会的后续。他并指巫统、伊党、土团党,与公正党里的马来人,以及有可能包括诚信党、沙巴民兴党、砂拉越土保党,可以组成一个大马来联盟。

- Advertisement -

形势生变,另一名亲巫统部落客称,全国大选可能提早在2020年举行。
伊党哈迪老兄也出席了大会。马老爷与哈迪、巫统安努亚,手握手高举的照片,刺激了许许多多的希盟支持者?

说完了,也许这些都是马老爷的政治花招,他仍需要巫伊来威慑希盟里不同声音的人?还有一说,他利用巫伊掌控的国会议员人数,万一在面对内部挑战时可以为他护航?

哎呀,机关算尽太聪明?有谓道:“千年道行一朝丧,百年修行若为何。”都说了,千年的道行可在一瞬间就毁完,更何况你那不到百年的修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