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婉玮

由四所国立大学联办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在上周日登场后引来各方的舆论,当中不乏有马来人的反思,也有非马来人的批评,而我以为推翻一个腐败的国阵后,各族之间已有共识要一个“不问种族,只问国民”的政府,熟知,旧戏码又上演了!

无论是马大校长拿督阿都拉欣提到政党轮替后的马来人失去了政治的主权,或是首相马哈迪批评马来人不团结才有今天的政党处在四分五裂及自我树敌的状态,总归而言都把马来人社会当前面临政治认同的新问题都归咎到民族富不富强的因素,并暗指政治转变让马来人逐渐失去原本的特殊地位。

同样的思维,用在今天华人社会是行不通的,因为所谓的“四分五裂”对于华人社会来说,正是体现超越族群框架而有的思维,不是吗!?

早期的马华和行动党在华人心中的分量很重,亦有清晰的划界,就算有从马华分裂而成立的民政党,华人的政治偏好依然受到清楚划分,然而民政党加入国阵后,马华与民政党在某种形式上已从分裂走到了结合。至于在野的行动党,则与马华及民政党一直处在“非我即他”的对立关系。行动党的党纲和目标是朝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也意味着支持者接受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建构“国族”,而后来由安华带领的公正党也同样吸引华人跟从,由此观之,部分的华人政治认同已超越族群的藩篱。

- Advertisement -

今天若有强调维护华人尊严和团结的大会,可能不会有太强烈的响应,不是华人不看重自己,而是,今天的华人所关心的议题已扩至多个领域。华人知道想要挽回族群的尊严,就必须争取机会平等与自由的人权,以及建立反腐败及行政透明的政府,这些比强调抽象的政治主权更实际,即便坚持保留华人的传统,也不会局限自己在一个角落,因为大家都明白在这个以马来人和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中坚守独树一帜,有一天是会被淘汰的!

- Advertisement -

看看在大会上的马来领袖,用苦主的姿态回应马来人的困境是“外来者”破坏了社会契约,导致马来人的政治主权消失。这些控诉听在非马来人的耳里,很不舒服!

事实上,希盟执政之后,只比国阵执政的时期稍有不同,行动党的分量虽在,但从马哈迪与安华的交棒问题到公正党内部的派系之争等等,行动党只有在一旁观战的份儿。无论在朝或在野,马来人的政治力量还是立于主线,政党分裂及派系斗争又不是只在马来政治界发生,根本的原因是世界改变了,而新生代的思维已经跳脱传统,以王室、宗教、民族作为团结基石的构想早已不够应对年轻人朝向开放和民主的政治需求!

话说回来,马哈迪出席这样的尊严大会,也是无可厚非,若缺席了,反而才让马来人感觉他“不入流”呢!至于首相是兴致勃勃而至或只当作形式的互动,则不得而知,但其他的马来领袖想必也都是受控于要展现对民族和伊斯兰的忠心,而不得不出席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