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铁

从幼稚园、小学、中学、大学先修班、大学到成为研究生,这廿多年来,我曾见识过形形色色不同性格的校长。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学时期掌校的校长。

校长玉树临风,挂上一副金丝眼镜,散发着一股学者的气息。学生看到他,总会收起心底的傲慢,尊敬地给他敬礼请安。每天早上六时,他一定是全校最早抵达校园的那个人;中午回家小休吃饭后,他会再度来到学校,然后一直忙到晚上才回家。

我念的那间中学,不是坊间著名的控制学校,学生素质参差不齐,有好有坏,但校长从不偏袒成绩优秀的学生,对于成绩不好的后段班,校长也从不放弃,一直鼓励大家在课外活动中发现自己擅长的事,然后专心学习,把这件事做好做满。

对于老师,校长一向以礼相待,在他任职期间,不断鼓励老师发展个人教学特色甚至是在职进修,同时提供很多不同的资源给老师,包括邀请专家学者分享班级管理、辅导教育等等,让教师们有更好的条件来实践自己的教育专业,往目标一步一步前进。

- Advertisement -

校长与老师们的关系十分融洽,他们会不定时开会脑力激荡,找出方法协助学生开发自我,认识自己,校长也常常带领老师到处做家访,以便能够更加了解学生的问题所在,和家长配合改善,让孩子变好。

于是他掌校的那些年,学校百花齐放,有学生在政府考试中考到非常出色的成绩,也有学生在体育方面发展出顶尖的潜能,田径、篮球、排球、羽球、乒乓、棒球都出了不少州手甚至是青年国手;课外活动方面如童军、圣约翰救伤队、学长团、铜乐队、华乐团、舞蹈等等,也都令人刮目相待,而且不时成立新的学会和俱乐部,让学生和老师都有发挥的平台。二三流的学校,在校长的管理下,交出了极为亮眼的成绩。

作为学生,那些年我感受到的是老师上课格外热忱,同侪们都表现得非常有自信,校园的青春活力沸腾,是学习成长的好地方。周末进行课外活动时,学校热闹得人声鼎沸,每个课室都有不同的学生在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孩子们仿佛都找到了自己的所爱 ,然后认真地去学习、去完成每件事。而平常放学后,校长还特地在晚上开放学校图书馆和部分课室,让没有地方念书的同学可以回校享用公共空间来读一些书,不管是教科书、或是小说、故事书或漫画,反正他都无任欢迎。久而久之,学生和老师其实都把学校当成了第二个家,对校园有着莫名的感情。那阵子,真的很少会听见公物被破坏的消息。

有次学校办生活营,校长主持了开幕后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东西。我记得他与嘉宾们聊天时说过:“方员可施、君子不器”。这是我第一次听过校长这么说,当时其实并不太明白,后来念大学时,才知道校长要表达的是现代教育强调人多元化与个性化发展,因此,必须根据学校实际情况提发展出特色教育,让学校的教学枝繁叶茂。

- Advertisement -

中学的六年有此校长,真的丰富了我的青葱岁月。校长相信平等,每个人都应该有受教的公平权利;校长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具有一种人格魅力,说得再更深入点就是骨气——教育的骨气。我对这句话真的很有感慨,因为今天的社会上很多东西都是变异、变态的,它严重地影响或腐蚀到了我们的学校系统,校园实际上是不纯净的。校长就是要撑起一片蓝天的那个人,你要撑得起来,你要有骨气,你要坚强。关键时刻,校长的立场、教育的立场、学校的底线,这个一定要撑起来,该挑担子要挑担子。所以本质上来讲,校长的品格、人格其实就是学校的气质。

如果今天是校长掌管马大、博大等大学,我不认为他会去举办什么马来人尊严大会,因为他知道,这与教育的本质有所抵触,只会制造更多的憎恨与敌对,对我们国家的成长并没有帮助。

可惜的是,多数的校长不是这位校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