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诗坚

这是一场政治角力赛而不是交接的问题,一方面马哈迪说他会在3年内交棒,但不可能列下交班日期,因为他还有重要的工作没作完。意思是说,马哈迪没有表明在2020年卸职,而是表明在3年内退出政坛。这就意味着安华的接班日期尚未明确。是否间中有变,没有人知道。另一方面,安华则首次公开表态会在2020年任相。所谓的2020年即是希盟上台后的第2年。如果没有推算错误的话,安华会在2020年的5月9日之时或之前成为第八任首相。可是安华的“强硬”表态并没有得到马哈迪的正面回应,而是说工作还没作完。

究竟是什么工作?我们不得而知。但按照马哈迪上台之初的谈话,似乎是以经济为焦点。因此他说他要先搞好经济,告一段落才退下来。

可是这对正在等候的安华是满肚子的委屈,他既不知道何时扶正,也在当下什么官职也没有。这样一来,安华究竟是接班人或“定中有变”,谁也说不清楚。不过挺安华的知名人士包括已退休的公正党署理主席赛胡申阿里博士(前人民党主席)及前部长依布拉欣沙益。前者质疑马哈迪遵守两年交棒的日期,且认为有操控之嫌,也会激发希盟内讧而消亡。后者则是促请马哈迪守诺,若不让安华接班,有需坦言公告。

对此,砂拉越“改变运动”领袖谢法兰斯说:“不要搞错是两年交棒”。行动党的领袖拉玛沙米(槟州第二副首席部长)则质问马哈迪首相,内阁没有空缺供安华任职是什么意思?

- Advertisement -

吊诡的是,在10月6日举行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则未邀请安华与席,而是邀请马哈迪以个人身份主持大会开幕。有关主办方是由马来亚大学马来辉煌研究中心所举办,已广邀各党领袖与席,偏偏漏掉安华,个中因由耐人寻味。其中有一个被称为“公民宣言”单位的协调人凯鲁丁则公开且露骨地反安华。身为马哈迪的粉丝和强力支持者,凯鲁丁认为安华不值得领导国家。

他计划将向马来西亚人解释为何安华不应被提供机会来领导国家。这位原为土团党的发起人之一的前巫统区会主席在后来退出土团党。虽然曾批评过马哈迪,但还是自视为马哈迪的忠诚追随者。

其实,安华心里也很明白,他在接班方面遇上阻力和难以启齿的痛苦。除了他已具备所有条件入阁外,他也不曾被马哈迪赋予权力代表国家外访,这就形同安华是希盟内的“反对党党魁”。

既然安华已是未来的接班人,为何不让他加入内阁,成为真正的马哈迪副手,则接起班来将得心应手?即便安华昔日曾任副首6年(1993-1998),但已事隔20年远离政府和内阁,自然对某些重要事项无从了解。这也难怪安华最近跳出来声称他将成为接班人,而且还摆正是2020年。

可是马哈迪也从不正面回应,只是说在三年期内让位。这对安华来说是“夜长梦多”的。果然凯鲁丁也刻意提起1998年的黑色事件(这一年安华被马哈迪革职和开除出党),以提醒赛胡申阿里不要让相关事件再次发生。

不幸的,今天的公正党又闹分裂,也与土团党关系欠佳,无形中使到安华处于孤立状态;若不强硬要求按时接班,就会在软弱中面对挤压。

- Advertisement -

本来20年前安华已是“坐亚望冠”,讵料马哈迪一记重拳,安华终于倒下。今天的安华也算意气风发,等候上位。但面对的对手又是同一个人,这对安华来说正是“冤家路窄”。下来还得看希盟的步伐怎样走。不知道为什么在印象和了解中,希盟的组织与国阵相差无几,不是集体议决,而是一夫当关,包括安华的政运悬挂在半空中。

老实说,我们也不知道凯鲁丁提起1998年黑色事件的用意是什么?因为今时不同往昔,马哈迪也不可能重蹈覆辙,将安华革出政坛,又何来黑色事件?

因此凯鲁丁刻意挑起黑色事件是没有意义的,也不会为土团党加分。他应该坦告国人安华在哪些方面不能接班?如果马哈迪从其他人身上找到接班人,如阿兹敏或阿迪,也是违反希盟的“君子协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