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下个星期,财政部长即将在国会提呈2020年马来西亚国家预算案。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算是希盟第一次完全拥有和规划一个年度的财政预算案,因此再也没有借口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这也是一窥希盟对经济和发展的完整思路的一个好机会。

环顾整体经济环境,希盟最棘手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在取消各种政府直接现金补贴过后,帮助低收入族群(B40)摆脱贫困。过去,政府倾向于给B40直接的补贴,比如汽油、现金券等让他们可以直接补贴生活的开销。但毕竟这是杯水车薪,补得了一时补不了一世。因此,如何系统性的增加他们的家庭收入,是希盟政府接下来最大的挑战。

根据统计,马来西亚青年人的失业率高达10.9%。当中尤以来自B40家庭的年轻人居多。当中最关键的问题是教育。他们一般上受的教育都不高,或者所学的科系和社会的要求不符,因此难以找到工作。最后,只能靠打零散的工作度日。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确保他们可以获得稳定的工作,而且这个工作必须能给他们一个升级的阶梯(grab 司机就是一个不能升级的职业,只能固定长期作司机)。而这,终究必须从改变教育模式方面下手。

首先,我们必须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 他们并不是懒惰或者愚笨,而最后导致跟不上学习进度或辍学。只不过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设计太过着重课堂学习。并不是所有人,尤其是男性,适合这种需要高度耐性、专注力和乖巧的性格来学习的教育系统。环顾学校成绩不好的孩子,当中很多拥有很出色的手艺、工艺技术,甚至过硬的领导力和组织力。所以第一步,是要让教育制度的设计更加包容化。而这个改变,应该从技职教育的改革开始下手。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技职教育现今最大的问题,有两个。第一,技职内容和工业技术要求有落差,无法符合工厂人力资源的要求。第二,技职教育本身并不受重视,它仅仅被视为第三等学生由于读不上正规大学、中学而选择的最后途径。要解决第一个问题,首先就必须将现有的技职教育制度和市场接轨。其实,这个领域当中有一个非常成功的例子,那就是槟城技职发展中心(PSDC)。PSDC的成立是因为历史,也是因缘。那时候槟城刚刚在林苍祐的领导之下,设立了全马第一个免税的自由工业区。跨国电子厂在短时间内大量进驻。但这就引起了一个问题 – 技术劳工高度短缺。那时候槟城州政府解决的方案,就是联合跨国电子厂设立PSDC,由当时驻扎马来西亚的外籍工程师、技术人员充当讲师,训练当地的员工。

这个新颖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就取得奇效。由于负责教导的都是行业内顶尖的工程师,因此传授的知识都是与时并进的。时隔三十年,PSDC已经在槟城电子工业领域建立了强大的口碑。基本上从这间技职学院毕业的学生都很抢手。就业率已经成为PSDC最大的卖点。它也深化和各个技职中学的合作,以便把这种工业-教育的合作模式进一步扩大落实。

这个成功的模式,让技职教育摆脱了不入流的刻板印象。如果中央政府可以把这种模式进一步在全马推广,那么将有助解决B40的收入陷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