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司徒瑞琼

许文思:假设巫统不允马华上阵,便是替国阵“倒米”。

柔佛丹绒比艾补选决战日已定,朝野双方战将却悬而未决。政治时评人许文思直指是场补选是巫伊联盟后,朝野选民票向的重要“试验场”。于国阵而言,假设伊巫两党不允马华上阵,便是替国阵“倒米”。

选委会日前宣布丹绒比艾补选提名落在11月2日、投票日为11月16日,竞选期为14天后,无论希望联盟还是国阵,似乎仍未能选出合适候选人。国阵方面更陷入胶着,巫统丹绒比艾88个支部更施压党中央,争取出战这个马华的传统选区。

许文思周三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认为马华最终出线机会高,因为丹绒比艾补选最大指标意义,便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结盟后,是否真能一如盘算,一举取得逾7成马来选票;同时,华裔真如坊间认定般,弥漫不满希盟情绪,回流国阵?

“巫伊结盟已让非穆斯林感到不安了。与其讲10句保证会捍卫多元的话,都比不上直接拥护马华上阵,来得更直接有效。”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基于种种考量,国阵最后将让马华上阵,以在穆斯林大团结形成后,向非穆斯林释放善意。巫统领袖目前只是让基层宣泄情绪,最后必然会从高层施压,说服和安抚基层,支持国阵候选人。

他说,其实在伊斯兰党宣布支持马华上阵后,国阵候选人谁属的最大绊脚石,已然不存在。

“基层的声音只是补选前的旁枝末节。不要忘记,无论国阵还是伊党,双方主要目标就是胜利,所以基层最终会接受。”

他指出,丹绒比艾国会议席在509全国大选时,选区选民结构是巫裔57%、华裔42%和印裔1%,是马来选民为主的混合选区。

他强调,选举向来都是数据为王。以上述数据为基础计算,就算国阵获得80%马来选票支持,最终也未能一举取得51%选票当选,意味国阵仍需获得华裔票支持,才能顺利过关。

“巫伊联盟虽强大,但当真能取得8成马来票?我认为70%马来票可争取到,所以国阵还是需要至少20%华裔票支持通关,不能靠马来票单骑取胜。”

他说,这是选举里的“简单数据”。因此,假设巫统领导层最后选择俯顺基层,执意披甲上阵,无疑是替国阵倒米。

他补充,国阵联盟的组成用意,便是选票支援。巫伊联盟肯定引起非穆斯林不安,巫统如在是场补选抢上阵,必然会赶走华裔选票。

朝野火力全开

丹绒比艾补选,朝野必将火力全开。许文思指出,丹绒比艾补选指标意义,不只是巫伊联盟的试验场,更是希盟测试上台逾一年后,选票流失多少的最主要风向标。

“这场补选最有看头之处,是它落在柔佛。柔佛不同于雪兰莪或霹雳,因为后两者是希盟强州,柔佛却是巫统发源地,是长久的定存票仓。”

他说,国阵会于509全国大选断送政权,败因之一便是“意外”失去柔佛。国阵要在来届大选打翻身仗,还有希盟要捍卫布城政权,都需仰赖柔佛这个西马国会议席最多州属。

他补充,希盟上台以来,实行的许多政策普遍引起华社不满。各种民调分析,均提及华裔对行动党、首相敦马哈迪不满,更对希盟无力于提振经济感到失望,认为华裔选票有回流国阵现象。

“可是,华人票回流说法,真的发生吗?这可从补选里占选民总数47%的华裔选票流向见真章,甚至让希盟了解流失的马来票的多寡。”

不满希盟 华裔或选择马华

丹绒比艾成朝野兵家之地,许文思不讳言若纸上谈兵,国阵胜出成数高,希盟是备感压力。

“马华在509大选时,大浪之下只是以524张多数票败北,证明马华在当地的力量不容小觑。”

- Advertisement -

只是,他被询及巫伊联盟造成非穆斯林不安,是否造成马华成功出线竞选,或也无法赢得华裔民心时坦言:“那要看马华是否有能力,以文宣策略打出一场漂亮心理战。”

但他提醒,丹绒比艾是补选,不影响中央政权。难免会有华裔选票在不满希盟下,给马华机会,以送更多非行动党的华裔声音到国会,以表达不满。

第14届全国大选,土著团结党候选人已故莫哈末法力首次出战丹绒比艾,以2万1255票击败原任议员黄日升,仅524张多数票险胜。丹绒比艾过去属马华堡垒区,当时黄日升得票2万731张。伊党候选人诺丁奥曼(Nordin Othman)则仅得2962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