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汉伟

十月是个奇妙的月份。历史记录着的十月大日子有俄国百年前的十月革命,中国的十月一日国庆,台湾的十月十日双十国庆,百年前孙中山与革命党人在香港开会后来拍成电影的十月围城,还有少不了令人响往的德国十月节庆(俗称十月啤酒节:Octoberfest)。

国会即将在十月复会,将开长达十星期的会议。重头戏是2020年财政预算案。

在国会会议开会前夕,我只收到一份《2019年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其它法案有待内阁批准后,呈上国会一读,也只有一两天的时间让国会议员们准备,就展开辩论。

- Advertisement -

如果一味依赖助理写稿,那叫读稿而不是辩论。有志成为国会议员的州市议员们须磨练好议会辩论,政策及法律,财经及国际议题的全面掌握。

我准备辩论IPCMC法案的角度是IPCMC不是万灵丹。我参考了香港监警会(IPCC)及英国IOPC的立法及实际操作。警队的威信是与政府的统治威信来支撑。如果政府面临统治危机,贪腐丑闻,那么上梁不正下梁歪,警队也会面临民众的质疑。

2020年预算案的重点议题是油价。沙地阿拉伯石油设施在上个月遭多架无人机和飞弹袭击,使到供油一度中断,全球油价飙升。马来西亚做为石油生产国,石油收入是财案重要的骨干,2019年石油收入占了国家三成的收入来源。2019年财政预算案以国际石油价格每桶70美元标淮来拟定财案。

当世界原油价格狅跌时,政府收入会减少,政府就须重检预算案甚至需呈附加预算案。当世界原油价格狂升时,政府就得付出更多钱来补贴燃油,但石油收入还没进账,但支出补贴燃油就先升高。

除了国际原油价格之外,财库也面临东海岸吉兰丹、登嘉楼及东马砂拉越沙巴产油州的石油税压力。这些产油州向中央施压要求更高石油税。沙巴及砂拉越的州议会亦通过州法案征收石油销售税5%。这些皆是石油政治,联邦与州的交锋。

1970年代,我国在南中国海发现和开采石油资源。政府补贴石油产品的政策自1983年就开始执行。这包括石油,柴油及液化天然气。我在国会公账会里聆听了政府补贴液化天然气的机制。政府政策是给一般住户可以享有补贴,但在执行上却连商业用户也受惠予补贴。这估计政府为此须多付每年5亿令吉。

- Advertisement -

本季国会另一重头戏是国防白皮书。这将会是我国史上第一次国防白皮书出炉。我参阅了澳洲及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华丽的句子可以令军心凝聚,但重点是我们是否需要投入更多国防预算或精简国防预算?这有待白皮书呈上国会。国防与外交又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所以辩论国防白皮书又得触类旁通及国际外交,国内向心力及离心力。令人关注的是正规军队如何面对新科技的挑战,例如如何应对无人机的突击重要设施。

报章也报道了部长们宣布将在本季国会推新法案如政治献金法案,人权委员会年度报告,重呈反假新闻法案,有关死刑的修正法案等。这会是忙碌的国会季节。

我们的国会议员同僚丹绒比艾英年早逝,一场补选就在国会开会期间展开。国会议员选区版图大,政策涉及层面广阔,又得跑选区,上国会,处理行政工作。工作之外也得休闲,不然体力不支就不妙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