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李宏俊、黄意婷

伍修权不建议购票者报警,因为购票者目的只是退款,并不需要报警处理,一旦报案警方开档调查,将对方提控上庭就是刑事案件,在刑事案件上购票者是无法拿回金钱。

针对《陶喆与信国王歌手》演唱会、《周华健爱在云端》演唱会及《Massive Worldwide Festival 2019》演唱会退票事宜,执业律师建议购票者可通过2个管道索偿,分别是民事诉讼或入禀消费人仲裁庭!

执业律师伍修权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指出,由于民事诉讼需要聘请律师,费用较高,所以可组织多名购票者一起通过民事诉讼,起诉主办单位WGW Entertainment有限公司及官方购票机构TICKET2U。

“至于单一的购票者则建议入禀消费人仲裁庭索偿,这是从法律管道要求索偿的办法。”

同时,他不建议购票者报警,因为购票者目的只是退款,并不需要报警处理,一旦报案警方开档调查,将对方提控上庭就是刑事案件,在刑事案件上购票者是无法拿回金钱。

- Advertisement -

TICKET2U不能推卸责任

黄伟益指出,若TICKET2U不退款,购票者可以通过消费人仲裁庭要求赔偿。

财政部长林冠英特别协调员黄伟益认为,官方购票机构TICKET2U不能推卸责任,必须针对演唱会取消一事还钱,若TICKET2U不退款,购票者可以通过消费人仲裁庭要求赔偿。

黄伟益于周二接受《光华日报》电访时指出,从合约法角度,TICKET2U作为收钱的一方,购票者跟TICKET2U购买演唱会门票,双方之间存有合约关系,反之,购票者与演唱会主办单位之间没有任何合约关系。

“在大马除了接受白纸黑字的合约外,也接受口头合约,购票者是向TICKET2U购票,所以双方之间存有合约关系。”

他说,票务代理必须针对演唱会取消一事还钱,若TICKET2U不退款,购票者入禀消费人仲裁庭要求赔偿。

他也建议购票者,可先使用电邮写一封公函给予TICKET2U,并给予对方7天至14天的限期,要求对方退款,若对方没有回复,购票者入禀消费人仲裁庭要求赔偿。”

“虽可通告民事诉讼,但因却由于聘请律师费用高,并不值得使用民事诉讼,反之,入禀消费人仲裁庭费用只是每次10令吉,所有购票者都可以负担。”

他表示,至于TICKET2U与主办单位WGW Entertainment有限公司之间的纠纷,可以诉诸法律管道去解决,购票者只是要拿回购票的钱。

此外,槟州消费人协会代表受询时表示,目前并没有收到任何针对上述3场演唱会购票者的投诉。

办公室大门深锁

WGW Entertainment有限公司办公室依然大门深锁。

WGW Entertainment有限公司办公室依然大门深锁,也没有购票者前往查询退票详情。

官方购票机构TICKET2U于周一发文告指,建议所有购票者直接前往WGW Entertainment办公室查询退票详情,但记者今天早上前往该公司办公室发现大门深锁,里面也没有人。

- Advertisement -

询及该大厦保安员,对方指出,该办公室在今年5月开始已没有运作了,只是期间有人会回来,一下就会离开,同时,这几天也没看见有人来询问退票事宜。

此外,记者也照着WGW Entertainment注册在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SSM)资料前往其”注册地址”探察,地点于北海拉惹乌达区的商业中心内某店屋上,发现是一家商业咨询有限公司。

而有关公司负责人表示,这间娱乐公司只是以他们的地址注册而已(挂名),最好到总部,即营业地址去询问较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