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安(左起)和陈法星出示信徒的报案书,力证曾姓青年欺诈他人钱财。右为陈健锋。

蕉赖南天门福德正神大伯公坛住持被弟子诬陷抢手机,被告上庭,最终安邦地庭终于还其清白。

安邦地庭是在今年8月29日宣判事主,即该坛住持陈法星无罪。事主是在去年9月被一名曾姓青年诬告抢手机。

随着地庭的宣判,事主今日也在民政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张健锋的带领下,召开记者会,叙述事件的来龙去脉。

事主披露,他是在7、8年前结识青年的父母,当时该青年正跟随父母前来神庙“问事”。

“较后这名青年就常来庙里做义工。经常随我出入,如按神、办神诞等,办事也勤奋,所以不疑有他。”

- Advertisement -

事主指出,去年9月8日办神诞时,突然有一名信徒打电话约谈,指其弟子,即该名青年自称可以提供汽车服务,所以拿走了他的车。

“我感到很莫名,但我并不清楚他(青年)是否真的有提供汽车服务,他也曾说,车是他女友的。”

他说,办完神诞的隔日(9日),他和另一名弟子去找青年的母亲,询问为何青年拿了他人的车辆一周都没出现。

“我们相约下午6时见面,包括该名青年,但该名青年又被朋友载去吃饭,结果没约成。晚上大约10时,他母亲突然打电话来说,儿子因为骗钱被人带走了,叫我帮忙。”

较后,他和几名弟子前往班丹英达的一间办公室寻找该青年,才惊觉青年骗了他人钱财。

“原来他一直偷取庙里的免费符咒卖给其他信徒,甚至开价到上千令吉,所以才会被信徒质问。事情闹到凌晨12时,青年母亲还了大约8000令吉后,事件才告一段落。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蕉赖南天门福德正神大伯公坛副主席张宝安以及成员曾琳縈。

陈法星(左4)及神坛理事们在陈健锋(左3)的带领下,召开记者会,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提醒大众防被骗

不过,青年在办公室落下的手机,却让事主吃上“官司”,导致他在刑事法典第379(偷窃)条文下被控。

“青年当日把手机落在办公室,我帮忙拿回手机后,11日早上就通知青年的母亲,提醒青年来神庙拿回手机。较后,他父亲却打来质问我,为何抢他儿子手机。我没当回事,只是提醒他来拿,到了凌晨5时,警察就找上门。”

“警察问我,手机在哪里,我从神庙的柜子拿出来,警察就突然按下快门拍照。然后,我就被警方扣留了2天1夜。”

事主说,被扣留期间警方没有向他录取口供,就直接带他上安邦地庭面控。他说,直到保释外出,查案官才来录口供,还叫他认罪。

“不过,我明明没有抢手机,为何要认罪,所以我们向民政党寻求法律援助和咨询。”

张健锋指出,民政党虽然是在去年接到这宗案子,但由于仍在审讯中,所以一直没有召开记者会。不过,随着案件的下判,以及过了2周的上诉期限,所以才召开记者会,提醒大众提防被骗。

陈法星说,事件发生后,已经导致个人和神庙的名誉受损。

“期间,也有很多信徒来关心情况,然后,才发现原来有很多信徒都曾经被青年骗钱。”

- Advertisement -

他说,青年大多是以卖符咒、假意帮忙他人按神等来骗信徒的钱,包括骗取香油钱和神诞赞助费等。

张健锋也披露,目前已有9名信徒前往警局报案,但由于有关买卖没有收据,警方也难以行事。

陈法星也提醒大众,其神庙收取任何费用都会开收据,如有者无法提供收据,需小心受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