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事女子小丽,图右为周姓男子。

山西一名35岁女子以每天521元人民币(约300令吉)的价钱,出租自己给一名男子当冒牌女朋友,并跟对方到贵州贵阳家乡假结婚7天。没想到,2人办喜酒后发生了2次性关系,男方并没按约定支付租金,还把她的电话、微信、QQ全部封锁。

涉事女子小丽(化名),做了3年“租赁女友”,最初只是和男友分手后,想四处走走散散心,出租自己与陌生人扮情侣,心想不仅可以到处玩,还能赚点钱,但一直没真正成功出租过。

今年8月初,一个男生通过“租女友租女朋友”的QQ群找到她。认识的第1天,男生坦言想租个女友回家假结婚。通过几天聊天,两人互通姓名、年龄,看了照片,还验证了身份证。

小丽说:“男生叫周某,今年39岁,家住贵阳市观山湖区朱昌镇。这次假结婚,对方想用收到的礼钱,开一个加工厂,部份用来还钱给别人。当时我们聊得挺好,还说事情结束后,如果双方有意,可真的试着相处。”接着,两人约定租期从8月22日至28日,总共7天,每天521元;8月25日办喜酒,来回车费、食住,全部由男方支付。

- Advertisement -

上月18日,周男给小丽买了火车票,小丽提前来到贵阳,接下来几天就是准备结婚、办酒。小丽忆述:“25日结婚那天,在他家门口的小巷摆了12桌,4轮,差不多50桌吧。礼金收了大概五5、6万元。晚上他的父母还给了我一个大红包,由于当初有约定,我将红包给了他。”

- Advertisement -
刚开始两人关系融洽。

婚礼结束后,2人在贵州贵阳玩了好几天,其间2度发生性关系。随后,小丽住在周家,但过了几天周姓男子对她的态度出现180度大转变,不仅少回家,还不时咒骂她,甚至还抱怨她的生活习惯,让她自尊心受损。

最后过了约定日期,小丽决定离开周家,但却始终没有收到租金,打电话询问反被周男借钱,不久就连电话、QQ等通讯软件都联络不上他,怀疑已被周男封锁。小丽想讨回公道,但律师表示双方只是口头承诺,并无合约,再者身体不能出租,恐怕小丽难以索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