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秀新

大概是那天晒太多太阳了。她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政府医院老旧的风扇在头顶上转啊转的,看得她晕乎乎的,她拜托护士把风扇关了,只是连累了她那坐在一旁的母亲受热。

半夜,她想上厕所,无奈手臂里的水针连着机器的那一端,她不敢私自取下来,只好边憋着边等着哪个好心的护士经过。

第二天,那位负责你的华人医生告诉你还不能出院,他手上拿了一本记录簿,过来的还有一位印度医生,也许还有两三位实习医生,你也分不清楚他们职位的高低,只依稀记得医生随口唠念又零零散散的专业名词。

- Advertisement -

“你知道SLE吗?”等所有医生离开后,华人医生问你。

“XLE?”

“你可以先上网查这个病,目前我们怀疑你是因为SLE的问题引起的溶血性贫血和发烧,当然确切的诊断书需要先把你的血液寄送到西马那边,等那边的报告回来,才能确定病情。”

你摸了摸那两天因为低烧而没洗的油腻刘海,不慌不忙地告诉医生,脸上的红斑是因为被虫咬,一直发烧是因为压力大。

“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你只是他众多病人之一,垂死挣扎无效。

“这病,会死吗?”单枪直入。你才刚结束一段工作,正打算继续攻读研究所,计划好的行程,可不想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

“这个问题你要问……”医生用食指指了指天花板。

- Advertisement -

“我现在出去的话,可能就会被车撞死,像我这样健康的人,也很难有定数。模凌两可的答案,配合医生手机铃声《死了都要爱》的响起而结束的话题。”

三星期后,医生提供了三个选项,嗜血性溶血、淋巴癌、SLE,还在低烧、迷迷糊糊的你向上帝祷告哪个病最轻就中哪个吧!

最后,医生大笔一挥,断定你是患上SLE。你一边感激涕零地感谢上帝让你出院,一边又不禁想起,第一天入院时在网上搜索到的信息:不死的癌症——红斑狼疮。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