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教育部长马智礼日前宣布,为了启迪国民的创造性和批判性思考,教育部决定在政府大学落实两项新科目 – 哲学和时事、伦理和文明,并规定自2019年入学的大学生伊始都必须完成这两个科目。消息一经宣布,毫无例外引起了阵阵反响。

一般上,大学的主要科系可以分为两大类 – 文科系和理科系。这两个科系在知识理念上是互相对立的。理科着重系统性思考,强调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要有数据作为根本;并贯彻一套系统化的分析框架,以及崇信科学化的问题解决方式。相反,文科强调的是天马行空的创意;当中既有深刻的哲学理论,也有各种不设边际的思想探讨。所以,传统的文科状元和理科专才一旦对碰起来,无异火星撞地球,水火不相容。

- Advertisement -

但是,进入工业革命4.0时代,让这一切都起了变化。以前,让理科系引以为傲的精准计算和分析功能,在进入4.0时代过后,几乎都可以被人工智能计算机取而代之,而变相被废掉了武功。反而,一向来被认为不着边际的文科系,却因为提倡思想功能、创造能力等而成为了科技跳跃的重要辅助条件。其实,这种现象在几个科技巨头身上已经显露无疑 – 苹果的乔布斯、特斯拉的马斯克可以成为当代科技教父,就是胜在别出心裁的创造能力。乔布斯本身更对产品美学和用户体验有一套近乎变态的执着。这种技能在迪斯尼初代电脑动画《反斗奇兵》 – 其实是乔布斯拥有的皮克斯(Pixars)制作的动画电影,以及初代苹果手机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堪称划时代的产品,为人类科技打开了另一个领域。

从以上的成功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在4.0时代里,文理科必须互相交错配合,才可以产生最强大的效果,并转化成无人能敌的竞争力。鉴于这个道理,马来西亚的政府大学其实应该采取一种开放式的学习制度。除了本科科目以外,大学应该规定学生必须选修跨领域的科目,譬如让理科生选修哲学、历史或文学;让文科生修习基本统计学、科学管理等。这种学术框架,其实在外国先进大学已经不是新鲜事。在落实这种政策的过程,校方给予学生绝大的学术自由。他们不但不会指定既定的科目,反而鼓励学生涉猎更广泛的知识。举例,某位读工程系的学生,由于对历史感到兴趣,因而自发性的拿相关的科目,到最后竟然可以凑合足够的学分,获得一个额外的历史学本科文凭。这种现象是司空见惯的。

- Advertisement -

回到本文意欲探讨的问题 – 到底有没有必要硬性规定学生必须修读这两个制定科目呢?其实,政府应该做的是政策性的工作 – 制定跨界学习的方案,再由大学自己制定相关的细则,最后则让学生选择他们感兴趣的题目。这种弹性的处理方式,远比规定某科目成为必修课更能提升学习效应。此外,作为必修科目,背后需要有一整套的教材、教学资源以及相关领域的专才相互配合才能形成持续有效的氛围。教育部在政府大学开学不久过后就宣布落实这个政策,其准备工作是否充分,是很值得怀疑的。无论原意有几高尚,道理有多充分,一旦仓促落实而出现问题,那么只会引起更多的反弹,让已经争议满满的教育部再添一笔糊涂账。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