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鲁阿玛的行径便是一例,作为政治人物不但没有以身作则,为社媒的不负责任传言降温,还为极端宗教传言火上浇油。相反地,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端曼却比努鲁阿玛更理性,直言人民无权判断,应立马阻止谣言传播,一切让警方调查。

巫统与伊斯兰党结盟后,似乎比伊党更宗教化。槟州工厂一名厂工突然发难砍死上司后,社交媒体随即传言厂工是因上司侮辱先知穆罕默德才怒而行凶,是一名殉道者。

大马社会氛围在过去几年,一直笼罩在极端种族和宗教言论之中。政治人物常苦口婆心劝吁公众,勿随意在社交媒体发表极端言论。但政治挫折却催始政客利用人类对宗教的狂热,以捞取政治资本,煽动人民情绪。

努鲁阿玛的行径便是一例,作为政治人物不但没有以身作则,为社媒的不负责任传言降温,还为极端宗教传言火上浇油。相反地,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端曼却比努鲁阿玛更理性,直言人民无权判断,应立马阻止谣言传播,一切让警方调查。

巫统自509全国大选断送政权后,党内文化已翻天覆地改变。向来以受英文教育为主的“世家精英”没落,逐渐失去党内主导权,草根起家的鹰派崛起并控制了党内走向。巫统开始剑走偏锋、逐渐伊斯兰化,似乎逐步偏离了独立初期坚持的各族共治的共识初衷。

- Advertisement -

一如端依布拉欣端曼所言,民众必须马上停止谣言,避免引发严重种族冲突。遗憾地,努鲁阿玛发表殉道论后,巫统大佬领袖们不但没有开腔阻止或训斥,反而默不作声,任由事情自行发展。

- Advertisement -

可见,自巫伊结盟后的巫统开始出现“微妙”的走向变化不止,党内世家精英子弟似乎也如盲头苍蝇、没了方向。但世家子弟的静默,是全然接受了巫伊结盟、巫统的DNA转换,还是另谋大计,仍有待观察。

全国警察政治部反恐主任拿督阿育汗日前披露,警方过去两个月在全国多州展开了反恐行动,共逮捕16名涉恐怖行动的国内外男女。最惊人的,更是非穆斯林政治人物已成恐怖组织成员袭击的目标。

被捕的其中11人更通过社媒,企图在大马成立“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分部。恐怖分子企图渗透大马不是新鲜事,防堵恐袭和逮捕恐怖分子虽是警方责任,但政治人物和民众更要携手建立防止恐怖分子防堵墙,谨言慎行、勿在社媒散播不负责任和具侮辱性言论,才能保持国家长治久安。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