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联理

kopi仔:这次死了啦,不懂有得退钱吗?

粿条叔:zomok你?

kopi仔:那天和girl friend开开心心去看陶喆的演唱会,哪知道敢敢跟我们cancel了。

薄饼姨:我的朋友也是中,花了几百块在那边白白等了两小时,结果什么鬼影都没有。

- Advertisement -

kopi仔:就是啦,大家都有受骗的感觉,全场都很hot,大家一起高喊退票!退票!退票!

薄饼姨:actually hor,看到这场演唱会我就想到Malaysia的政客了。

粿条叔:这场演唱会和Malaysia的政客能connect到咩?

薄饼姨:那场演唱会也是跟你讲好了,谁谁谁会来唱歌,所以你才去买票,结果说的和做的都不一样,对吗?

烧鱼伯:那Malaysia的政客呢?

薄饼姨:政客就也是讲到很sui很好听,骗你们手中的一票,结果也是什么都没有。

粿条叔:那个演唱会maybe还有得退票,可是我们被政客骗了,投出去的票都不能退啦。

薄饼姨:也只能怪自己咯,还能怎样?

kopi仔:actually hor,人家本来是planning在陶喆的演唱会上,跟我的girl friend求婚的,几romatic一下的。

薄饼姨:so怎么办啊?陶喆都没有出来唱到歌,你的求婚计划不是要cancel了咯。

kopi仔:还能怎样,嘛是等11月时周华健来Penang时才求过咯。

- Advertisement -

烧鱼伯:还周华健?你有没有update的,cancel了啦。

kopi仔:哇,Penang的演唱会一直cancel的,那我不是不用求婚了咯。

众 人:哈哈哈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