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巫统有意从马华手中取过丹绒比艾国席出战权,让这个国席增添一种议论点。尽管柔州联委会主席哈斯尼和丹绒比艾区部主席杰菲里阿丹,都以不同的理由作出争取,只是这个时候,巫统更应该让马华继续竞选,否则就证明了巫统即使受过上届大选的教训,依旧执迷不悟。

每次有补选,有政党表达有意争取出战,这是政治常态,为了给基层一些交代,这是政党领导人必须要有的反应和动作。尢其是在巫统这个大家庭内,必须展现他们是老大的气势,激一激基层干部的士气。最后即使是争不到,面子至少挂得住,更要展现出老大的气度,这样基层也觉得尽力了就好,争到最后若是撕破脸、坏了合作、伤了感情也不好。

巫统心里须明白一个事实,一党独大的朝代已经过去,该是释放泱泱江湖老大的胸襟。若是执意行使老大权力,不顾及盟友的政治立场和道义,那你就拿去竞选吧。马华必然也会反击,若被人欺到头上还是默默承受不出声,马华继续留在国阵,已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奴隶。

上届大选之前,丹绒比艾是由民主行动党竞选。不同的是,为了夺取政权,火箭做出最大的让步,把竞选权交给土团党。今天,曾经质疑我国有那个选区叫后门的火箭文胆兼策略家刘镇栋已经表态,请求首相敦马恩准上阵。有人开始说,为了彰显行动党在希盟政府的主导地位,不是如外界观感般是马哈迪的马前小卒,行动党确实应该索回出战权,与国阵候选人对垒。

- Advertisement -

根据资料,从70年代起马华从巫统接过笨珍国席,经历吴来兴及黄家定两名前领袖,始终守着笨珍国席没有输过选举。后来选区划分,马华将笨珍国席归还巫统,接过丹绒比艾国席且成功守土3届,巫统没有必要再来争国席。伤了感情、坏了行情,国阵这艘背肩着历史包袱的大船以后就很难走下去。

丹绒比艾这场补选对马华而言,生死悠关。这不仅跟党尊严、形象、威信和支持度有关,马华更是希望选民尤其是那些在上届大选时把票投给希盟的,这回也让选票说说话,清清楚楚告诉希盟他们心中的想法和不满。更何况,魏家祥在国会已经做了独丁16个月,自然希望有个伴,马华就像独孤求胜,怎样都要打赢这场战。

伊党全国副主席莫哈末阿玛已经表态,丹绒比艾是国阵的议席,倘若国阵同意让马华继续出战这个议席,伊党会给予国阵候选人支持,就如过往几届大选一样。当然,伊党的这个决定未必会获得全部党员或支持者的接受。政治本就是如此,你无法让全部人满意,只需要做出让绝大多数人可以接受和支持的决定就可以了。

上届大选,原任议员拿督斯里黄日昇以524张微差多数票败阵,伊党候选人诺丁奥斯曼获得2962支持票。在一个拥有超过5万选民的选区,伊党只获得逾5%选民支持,说得难听就是在搅局。只是今时今日大不同,跟马华的关系处于修建之中,倒不如做漂亮些,给马华和国阵做个人情,尽量拉票,能拉多少就拉多少,就是要确保这接近3000张的选票能够从伊党流向马华。

- Advertisement -

伊党在这场补选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极为关键的,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签署合作协议,正式结盟,这次的丹绒比艾补选正巧是最合用来试水温的地方。伊党必须善用这个平台来让马华、非穆斯林感受到他们的善意,即使主张穆斯林大团结都好,非穆斯林的福利和权益都会受到照顾,因为伊斯兰本来就属于温和而不极度的教义。

丹绒比艾这战役,希盟未必会输,国阵未必能全身而退。马华有自己的盘算,候选人因素自然是最大考量,至于会不会是黄日昇再战江湖,负责去收拾失地,魏家祥心中早已有个谱。肯定的,处在于当下这一刻,马华派出的候选人必须得到巫统的认同和祝福。若是人选安排失当,那魏家祥只好继续做他的孤独求胜。

若是为了增加丹绒比艾补选的热闹程度,让火箭对马华是比较有看头,就交由该选区的华裔选民对谁更能维护华人权益做出论断。只是,骆冰想把话说在前头,半斤八两、难兄难弟,历史证明,谁来都是差不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