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副部长莫哈末法力遽然辞世,所留下的柔佛州丹绒比艾国席,是一个典型的混合选区。选民5万3528,当中57%巫裔、华裔42%,印裔仅有1%。按照国阵一贯协议,向来配给马华公会上阵。

马华的候选人,也一直也没有让国阵失望。面向308和505的惊涛骇浪,披上国阵战衣的黄日昇皆从容过关。输掉半壁江山的2008年,黄日昇的多数票甚至多达1万2371张,轻松击退火箭的阿末顿。

此后,2013年的“换政府”声中,黄日昇仍然得票2万5038,多数票尚有非常可观的5457之多。由此可见,市场一再传说柔佛乃说国阵的定存州,确有一定的凭借。

唯有509之日,民意转向,黄日昇得票2万731票,而以524张多数票的微差,输给了夺下2万1255票的法力。据此推算,法立得票率,47.29%;马华票源的比率,占46.12%。两者相差,仅有1.17%之微;双方势均力敌,迨无异议。

- Advertisement -

那么,此次补选,双方再战,鹿死谁手?设想5万3528选民倾巢而出,当中七成马来选票,情归国阵,华裔只有一至二成回流,印裔则全部投选国阵,如此的转向,估计国阵可以得票介于2万4141至2万6389张,不足绊倒希望联盟。

但是,一旦华社多达30%的选票愿意转身,只要马来选票保持七成的比率,印裔继续全力支持国阵,国阵的候选人反倒可以赢得过半的2万8638张票,大步跨过门槛,再下一城。

往前推算,倘若八成的马来选民力挺国阵,只要一成华裔唾弃希盟,则战绩立马改写,丰收全归国阵。不仅这样,要是九成的马来选民如今都投选国阵,就算华裔一票不留,国阵亦然可以胜出。

尽管这样,这一套模拟,纯属统计上的演示,没有现实的意义。虽然希望联盟执政年余,口碑不佳,民间且有不少嘀咕;然则,我们很难相信,他们不能信服区区10%的马来选民留守。

话虽如是,希盟所面对的,是不同的困窘。假如马来选民全不给脸,一张选票也不愿投给他们,就算华裔和印裔100%投选,按此比率,他们总得也仅有2万3017张票,或将黯然输掉议席。

同样的,如果马来选票一成,华裔投票90%,也不济事。希盟想要凭此扭转,需要三个条件:一、90%华裔支持;二、100%印裔一面倒;三、至少20%马来选民认同,他们才能以2万6871赢得这场战役。

推演开去,希盟眼下的处境,显然不甚乐观。万一华裔的选票跌至八成,马来选票则需30%;要是华裔的支持率最终仅剩下区区70%,则40%巫裔必须改投执政党,希盟才有机会在此蝉联。

- Advertisement -

不管怎样,以此观之,显然的是,没有单一族群的选票,可以操纵丹绒比艾国席的胜算。一旦10%华裔集体放弃希盟,赢面可能随之逆转。如果高至三成的华裔转身,希盟的胜面恐怕岌岌可危了。思虑这些,如何调兵遣将,确实一门大学问。

这般博弈之出现,其实不限在丹绒比艾一地,而是泛盖南中国海两岸里里外外的每一个混合区。明确地说,每一张关键少数的选票,都能决定一党之生死。既然这样,巫统仍然不顾GE15大局,想要出战?

既为盟党,何以不思远景,而不惜搞到马华灰头土脸,颜面尽失,站不起来?巫统也许得以多赢一席,民间看在眼里,必然心生反感,连累印象和观感。轻重相衡,得失如何,还不清楚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