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尔昆走出山林时还精神奕奕。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父亲昨晚在山林跑步失联约14小时,今早8时35分左右自己安全走出来,吉人天相。

73岁的邱尔昆是于昨日傍晚6时30分,独自一人到马接翁武新村附近的班卒(Panchor)油棕园旁的山林跑步,半途因天色已暗,看不清其他跑步成员遗下的记号,原本试图抄捷径欲返回大路时,不慎滑下山坡,手部和头部擦伤。

由于当时已看不见路,加上感觉疲累,他决定在跌伤处不远的一棵树下休息,今早6时30分天亮后,自己沿着山猪走过的痕迹,在2个小时之后成功走出来,并遇上消拯队伍和彻夜在场等候他的儿子邱培栋。

尽管在山林里露宿一夜,邱尔昆看起来并没有特别疲惫,反而精神奕奕,在邱培栋的陪同下到亚罗牙也医院检查后证实无大碍,只是皮外伤。

根据邱培栋,父亲所参加的捷兔跑跑会第三队(MH3)的40名成员昨日相约到事发地点跑步,但父亲是最后一个人只身进入山林,结果在天暗前还来不及遇上其他队友而失联。

- Advertisement -
父亲安全回来,邱培栋(中)急于关心情况。

他说,昨日继续忙于协助派水给受水供影响的地区,晚上8时30分左右接获该跑跑会成员的通知,指父亲在那时候还没跑出来,约5、6名成员当时再度进人山林依着跑道寻人,2个小时后绕了一圈出来,还是没有见人,所以再度联络他。

“那时我们的派水工作还没完成,我只好把工作安排交代给助理,然后赶到马接翁武去。由于久等不果,我在凌晨1时报案,不久后消拯人员到场,警方也出动警犬支援。”

他说,等了整夜都没有消息,心里非常担心父亲安危,一直到今早8时35分左右,他第一个看见父亲自己走出山林并往消拯队伍的驻扎点走来,顿时放下心头大石。

这场寻人行动的消拯队伍指挥官朱凯拉尼表示,有关山林的跑道全长5.29公里,而邱老跌伤的地方属于布拉山(BUKIT BULAT)区,距离大路约2公里,但因为有关地点已脱离跑道,因此搜寻队伍在整夜的行动中并没找到对方。

邱尔昆的手部被攀藤野草割伤,头部则是滑下山坡时擦伤,幸无大碍。

他表示,共有21名消拯人员参与搜救行动,他们当时以警报器、照射灯等试图吸引邱老,以期对方可以针对声音或灯光来源做出回应。

无论如何,他还是庆幸和欣慰邱老安全回来。

邱尔昆:抄捷径滑倒受伤 靠树根处夜宿

邱尔昆在亚罗牙也医院受询时表示,事发时天色已暗,为了想要更快回返大路,他决定从布拉山靠近一家石厂的山坡滑下,然后抄捷径回去。

“那时我是拉着草绳(攀藤野草)滑下约两层楼高的山坡,没想到它突然断掉,我整个人滑倒还跌下大约4尺深的碎石坑,虽然手和头部有擦伤,但我还是赶快爬上来,发现不远处有一棵大树,我就靠在树根处休息。”

邱老说,那时候已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为了安全,加上自己很累,所以决定在树下休息,等天亮后再找路回去。

在山林的一整夜,身穿跑步背心和短裤的邱老又冷又渴,他没法入睡,只能闭目养神,心中唸着梵文的佛号,期间并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也不见山猪,平安度过一夜。

“大约6时30分天亮了,我就起身跟着山猪走出来的小路,慢慢走回山林的跑道,两个小时后终于走出来。”

朱凯拉尼(左)向记者简术搜救行动过程。

邱老走出来时还精神奕奕,救援队伍立即递上矿泉水给对方补充水份,并进行初步的检查,看看对方是否有重伤。

- Advertisement -

邱老表示,他们的跑跑会每个周二都会到那里去跑步,他对整个环境相当熟悉,因此即使失联,他并没太过害怕,反而很镇定。

询及身体是否有哪处酸痛?邱老还很有信心地告诉记者:“要我现在跳给你看都可以!”可见他老当益壮,心境乐观。

除此,由于每次跑步都没带手机和水,经历这次经验,邱老表示,下次可要和其他人结伴进山跑步,同时携带手机,以备不时之需。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