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木木

地铁开得很快,不过,车厢里总荡漾一种跟随节奏摇晃的从容,根本没有感觉到车速的快。同一个车厢里,乘客站着、坐着,有时候彼此的距离非常近,却不交谈,也没有交流。仔细扫描分析,他们之间仿佛熟练又巧妙地避开相交的眼神。以英语谚语来形容,就是彼此之间尽量保持一只手臂的距离。

白天上班时间比较繁忙,我没有仔细分析车厢里的情节。黄昏或晚上下班时分,谢绝地铁高峰期的我夜归,人是有点疲惫。不过,可能因为周边略带倦意和疏离的氛围,总会透过玻璃车窗的反射,静静地偷看车厢里的陌生人,以及与他们有关,几乎川流不息的人生片段。

那位玩着手机的小姑娘是跟她远方的爱人在发信息?那位戴着耳机的年轻人是在那种情怀之下聆听那首歌尔后累积怎样的心情与情绪?那位中年妇女忧虑的脸庞在想的是柴米油盐,还是对丈夫禁不起外面诱惑的担忧?扫描一张张脸,我是在恍若行进的车厢里窃取他们的故事。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以前,他们的神情与活动比较多元化,有时候看书,有时候跟我一样扫描周边的人群或车窗外的夜色。近年来,手机几乎走进全民生活,大家活僵尸似的,纷纷盯着手机,一刻也不肯放松。

他们眼神里的喜乐哀愁,几乎围绕着手机行进,就连我窃取故事,也离不开一台手机。跟某人提起这件事,他有点鄙视的看着我说:“您,还是过时了。一台手机,承载的是整个世界的最新信息与动态。您不再跟进,就要落伍了。”

他的话,也有一定的根据性。在高科技与高科技产品无孔不入的今天,我几乎是拉着新时代后腿的老头,尽量不让自己跟时代脱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落伍与赶不上。地铁载送的,几乎已经不是人群,而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赶得上,就赶上;赶不上的,不经意之间,只能沉默地目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