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随着原任国会议员法力病逝,丹绒比艾即将迎来第14届全国大选后第9场,亦是柔佛州第一场补选,让人伺机窥探巫统及伊党新婚后所带来的政治效应,以及爪夷文字课题对华社票源所构成的实际影响。

这个选区希盟上届大选得来不易,仅以524张多数票击退马华原任国会议员黄日升。尽管马华今次有意再派黄日升上阵,但巫统看来极不愿意让路,而马华最终可能会选择让路。毕竟,若没有巫统及伊党的强力助阵,单靠马华自身的势力还是相当有限的。

我在2013至2018年担任丹绒区国会议员期间,跟黄日升交手的记录不多。有一次,当国会下议院在辩论哈迪阿旺针对伊刑法所提呈的动议时,我就心血来潮问坐在我们座位附近的黄日升,他到底是支持或反对伊刑法?

他当时还说,马华的立场是反对伊刑法!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求他在表决时公开反对伊刑法。怎知,当下议院以声浪作表决时,黄日升根本不敢站起来反对。他当时只是头低低,坐在他的座位上然后把自己的麦克风拉下来,再对着麦克风说:“Saya Bantah!”

- Advertisement -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有谁知道马华议员在反对伊刑法?在议会外口口声声说要反对伊刑法,在议会内都不敢光明正大地站起来反对伊刑法,这岂不是马华最伪善的真面目吗?如果马华执政时对于在野的伊党态度都如此暖昧,马华如今肯定更不敢跟同属盟友的伊党对着干。

无可否认,丹绒比艾向来属于国阵的强区,在上届全国大选之前未曾有失手的记录。国阵在上届大选第一次失掉丹绒比艾,显然跟伊党在这个选区搅局有莫大关系。当时,伊党候选人还揽获2千962张票,若这批选票今次转向国阵,土著团结党今次要胜出肯定难上加难。

- Advertisement -

不管选举的结果如何,我对于丹绒比艾补选的唯一期许,就是希盟参选时一定要祭出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政策与论述,在巫伊趋向极端化的当儿,让丹绒比艾选民有更明确的选择:到底我们要让这个国家的施政更公平、民主、廉洁及多元开放,还是更加保守甚至变得更极端。

政治就是要让人民有不同的选择,民主就是要让民意获得彰显,即使土著团结党基于政治现实可能要跟巫伊竞争马来人或穆斯林选票,但这些战场应该局限在回教堂范围内,而不是无限量扩大至整个丹绒比艾,甚至是整个国家的施政方向。

但愿丹绒比艾补选能够为这个国家建立新的政治分水岭,让我们用建设来对付破坏、用同理心来感化极端的思维,并以新的政治论述来取代让人永无宁日的种族及宗教极端争执……唯有通过新的施政思维,我们才能够让马来西亚历久弥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