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志毅

又是每一年的这个时候。天气炎热干燥,学校关闭,好像是到了学校暑假一样。

在这期间,西方人都为自己准备了比基尼和泳裤,而东南亚人则为自己备有口罩。

在低处看起来像是被薄雾笼罩着,其实我们是被烟霾笼罩。

霾害对马来西亚和东南亚国家而言已不是新鲜事。

- Advertisement -

马来西亚首次出现烟霾的情况是在数十年前。

近年来,烟霾情况几乎每年都在发生,不同的是其严重度。它不仅发生在一个国家,而是跨越整个东南亚国家。

最显著的霾害情况始于1997年,当时烟霾覆盖了东南亚的大部分地区,古晋在那期间的空气污染物指数(API)高达860。

2006年再次发生严重的烟霾,当时韩国也受到影响。同年,又发生厄尔尼诺,加剧了空气质量问题。

2013年的烟霾可说是东南亚人经历过最严重一次的烟霾。当年的情况是最值得关注的,因为当时的烟霾问题在数个城市创下了记录,污染水平极高。2013年6月21日,新加坡的API创下401的历史新高。2013年6月23日,麻坡的API高达746,这导致麻坡这位于大马南部的城市被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2015年,我们再次面临严峻的霾害,即其影响程度导致航班中断、教育机构关闭,和许多人不得不寻求有关呼吸道疾病的医疗。那一年,印尼政府估计,烟霾问题导致该政府花费大约350至470亿美元来缓解。

烟霾问题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为所引起。烟霾主要是由于东南亚,尤其是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工业大规模砍伐和焚烧树林的非法行为所致。显然,被烧毁的土地可以以更高的价格非法出售,而最终用于种植和生产油棕和木桐。这样大规模的非法焚烧活动与人力砍伐和清理大片地段相比,前者更为便宜和便捷。

尽管烟霾问题会导致政府每年损失数十亿美元;尽管每次烟霾的出现都会受各界批评和责骂,我们仍然无法解决这问题,霾害问题仍然每年持续发生,这一切都是人类贪婪的本性所致。

在疏于严厉执法和缺乏政治意愿的情况下,尤其是对付使用砍伐和燃烧技术清除森林的种植业者而言,当局是无法根治烟霾问题。

这也显示了我们对印尼政府和造成火灾和空气污染的公司还未采取强硬的执法行动。因此,现在该是东南亚国家与印尼政府联手合作打击和采取执法行动对付在印尼进行非法焚烧活动的公司及罪魁祸首的时候了。

尽管东南亚国家已签署《东盟跨界烟霾污染协议》,但仍被指为无法有效解决烟霾问题。

该协议被认为是缺乏执行机制。这是基于这官方的规则体系,促使该协议成为东盟国家的一种外交手段。这基本上意味着,东盟国家互不得干涉他国,并应各自为自己的利益行事。

- Advertisement -

此外,在查了签署该协议的记录,自2002年此协议首次提出至今已有12年。印尼是烟霾的主要贡献国,它是在2014年最后一个签署此协议的国家。而,我国则是首个签署此协议的国家,我们应该为马来西亚感到自豪。

但是尽管签署了协议,烟霾问题依然存在,也许我国政府必须将这打击烟霾的行动升级,制定法律以根除空气污染源头。就如新加坡执行了《跨界烟霾污染法》,在此法律下,任何人或公司导致烟霾在星国发生,他们的行为将被视为罪犯行为。

如果东南亚区域人士仍然缺乏这方面的意识和解决霾害意愿,那也许我们需要一个东南亚的环保斗士格丽塔· 桑伯格来提醒大家,让大家共同创造历史并阻止烟霾再次发生。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