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霆

巫伊联姻被视为极端、宗教、推动土著议程的政治行动,巫统和伊党都知道这一种刻板的政治印象,将导致他们与非穆斯林越走越远,所以在巫伊联姻大会上,两党领袖极力驳斥这一项合作仅仅是为了土著或穆斯林议程,相反地,他们一直强调这一项团结是为了全民,包括华人和印度人,甚至是东马土著。

有时评人评论巫伊合作只能让他们赢得数州政权,但不足以让他们入主布城,而此看法确实反映了目前巫统和伊党所面对的问题,不然他们不会时时刻刻去撇清这一个负面印象。巫统比伊党更需要重返执政,毕竟数州政权对他们来说,仅仅是点缀品,不足以满足他们的政治野心。

巫统与伊党达成合作协议之后,接下来将可能与国阵成员党马华和印度国大党掏心掏肺,甚至将越过南中国海,拉拢东马两州的昔日友好政党,以组成非正式联盟的对抗希盟大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2020年砂拉越州选是一个契机,以让昔日国阵成员党重新凝聚。

巫统的政治策略非常明显,他们与伊党的合作将让他们两党握住至少接近70%的马来选票,而马华和印度国大党只需要取得少许的非马来选票回流,再加上东马二州的本土政治联盟协助,要以微差席位入主布城,并非不可能。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Bossku风潮为何是骑摩托车,而非骑马或开车呢?这是贴近年轻人的做法,大部分年轻马来人都会骑摩托车,抑或是有骑摩托车的经验,那是一种超出语言以外的贴近方式,纳吉不再高高在上,不再有护卫队护航,而是与大家一样,骑着摩托车,一副甘榜男孩的样子出现,怎叫年轻人不疯狂呢?

对于希盟来说,这是必须面对的一项政治改变,他们可以看扁巫统和伊党的合作,甚至期待他们的“离婚收场”。然而,希盟内部也不是内讧不断吗?公正党安华与阿兹敏的矛盾,安华作为相位接班人的不确定性,而巫统和伊党在这一个不确定性上,肯定希望坐收渔人之利。

希盟目前对巫伊合作的态度是酸溜溜的,毕竟他们四党当中,不是曾经跟伊党结盟,就是从伊党落跑出来,甚至包括土团党敦马都曾在509大选前邀约伊党加入希盟,如今昔日盟友投入他营,与其为敌,不是滋味啊!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