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女士(右)寻求行动党直辖区公共投诉局援助,向大耳窿发出勿再打扰她家人的恳求。左为游佳豪。

儿欠债却拖累失明母亲,华裔妇女决定痛斩母子情,并促儿子自行面对,勿再让家人陷入困扰。

49岁的失明华裔妇女李女士因儿子欠大耳窿债务,导致大耳窿多次登门骚扰,令她与家人关系破裂,周一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与儿子断绝关系,并公开呼吁大耳窿放她一条生路,勿再骚扰她和她的家人。

原定居于砂拉越州的李女士,12年前因药物过敏导致双眼失明,再加上与丈夫离婚,独自一人将两名儿子从东马带至吉隆坡养育。然而,小儿子不仅未感激母亲含辛茹苦的拉拔,在成年后更屡屡向大耳窿贷款,本月2日更一声不吭地离开,令母亲遭家人遗弃,甚至沦落到颠沛流离的生活。

李女士是在民主行动党直辖区公共投诉局的协助下,于周一召开新闻发布会,述说这段苦日子。

她指出,她在12年前因药物过敏导致双眼失明,随后丈夫因无法接受她的眼疾而决定与她离婚,而她也决定离开伤心地,独自一人带着两名儿子,寄居在哥哥的家。

- Advertisement -

“我的小儿子在成年后,就开始染上赌博的爱好。他总是说想让我过上好日子,不要再寄居别人的家,一直想要发达。”

“21岁时,他认识了一个朋友,向他介绍房产,并怂恿他向大耳窿贷款来买房子。然而,他的这个朋友在拿到钱后,却不知所踪。从这年开始,我就不时接到大耳窿的追债骚扰。”

她说,这个月2日,她接到小儿子的来电,要求借款4万5000令吉,惟她以失明无工作和收入为由,拒绝儿子的请求。

“她已经跟我借了很多次钱,可是我哪里有钱借给她。我是失明人士,又有心脏疾病,连居住的地方都成问题。”

“这通电话后,我就没有接到儿子的任何来电。我多次拨打他的手机,却一直进入语音信箱。”

游佳豪(中)拿着大耳窿在李女士(右)居住处所派发的追债传单,呼吁大耳窿停止向李女士追债。

居住地收到追债传单

李女士续指,在那天后,她居住的地方就收到大耳窿追债的传单,上面印有小儿子的身份证影印本及电话号码。

“我除了寄居在哥哥的家,有时也会到亲戚家借住。大耳窿似乎也知道我亲戚家的住址,也到那里派送追债传单。可是,我连他欠多少钱都不知道!”

她哭诉着,由于大耳窿的追债方式让她与家人的关系破裂,如今已不能居住在原本的地方,只能到其他州属寻求友人的援助。

“我父母亲也是住在我哥哥的家中,两老已经70多岁。我另一个亲戚的家中也有80多岁的老人,为了不让大耳窿吓坏老人家,我决定搬离原本住的地方。”

李女士也向大耳窿发出公开请求,勿再打扰她的家人,而她也没有钱能够替儿子偿还债务。

“我求你们不要去骚扰我的家人。我是一个失明人士。你们明明知道他的状况,却还要借他钱。”

“现在,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大家都害怕收留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住,我快露宿街头了。”

- Advertisement -

她也声泪俱下地宣布,即日起断绝与小儿子梁丹尼的母子关系,因此未来小儿子的任何事务与她毫无关联。

“我希望他能一人作事一人当,自己出来面对,不要再拖累家人了。他欠了他哥哥一大笔债务,至今也没有偿还,他的高等教育贷学金(PTPTN)也没有还,我已经不知道该怎样解决这些债务了。”

针对这起案件,民主行动党直辖区公共投诉局主任游佳豪表示,李女士希望通过这场新闻发布会向大耳窿和梁丹尼发出公开声明,即梁丹尼的任何债务与李女士无关、梁丹尼必须出来面对所欠下的债务及宣布脱离母子关系。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