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郭灵

由“反修例”示威所引发的连串暴力行为,困扰港人三个多月仍未平息。现时的香港已不再是大家熟悉的安宁繁荣之都,暴力恐怖活动无日无之,冲击立法会、殴打警员、堵塞机场、捣乱地铁等恶行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亦不断显现,餐饮、酒店、零售、旅游等支柱产业都陷入近十年来最差的困境,而影响力更大及更广的经济风暴亦正在形成,“东方之珠”百年基业及累积的优势恐在短时间内毁于一旦。

此次由所谓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而引发的祸港之乱,实是根本是莫须有之罪。实际上,早在特首林郑月娥9月4日向全港市民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撤回修例之前,她已多次表示政府已经停止了与修例有关的工作,甚至以“The bill is dead”(条例已死),来释出诚意,希望令乱港祸事尽快平息。惟一众反对派议员及乱港分子依然不依不饶,并以“太少、太迟、太假”等所谓理由,拒绝接受特首的善意,还在酝酿进一步将祸港之乱升级。

需要指出的是,一众反对者提出的所谓“五大诉求”许多本身就是不合理且不合法的横蛮要求,若特区政府真的全部接受了所谓“五大诉求”,才是破坏了香港的法治根基。如“五大诉求”之一的“要求释放所有被捕人士,不检控、不追究示威者任何违法的行为”。违法而不纠,这是什么逻辑呢?

- Advertisement -

试想一下在所谓民主的欧美国家,如发生示威者向警员扔汽油弹、咬断警员手指、冲击警方防线、纵火、堵塞机场地铁、破坏公物等行为,民主的欧美各国政府会不追究示威者的犯法行为吗?事实上,不检控犯罪行为,对社会上的犯罪行为视而不见,才是真正的违法。因为根据《基本法》规定,香港律政司的刑事检控决定,必须不受任何干涉。所以,特首所说的“这些要求是法治社会所不能接受”,才是从根本上捍卫了香港赖以成功的法治精神及守护了《基本法》。

相反,一众反对者的无理要求根本是在巅倒是非黑白不分,更妄图以暴力行为破坏香港的法制。须知道,法制是香港得以繁荣发展的重要基石,香港强大的国际竞争力就是源自优良的法治传统,令各国的投资者对投资香港有充满信心。若这一基石动摇,香港繁荣就会成空中楼阁,再好的市场自由度、政府效率都不能留住国际投资者。

- Advertisement -

此外,反对者们近几个月的行为,亦违背了他们口中常常提及的民主精神。要知道,民主与法制是一体两面,没有法制的民主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民主的本质,就是讲程序、讲制约、讲规矩,街头政治不是通向民主的必由之路,反而往往会变成通向暴民政治的小道。如今,事情的真相越来越明显,反对者们的目的根本不是取消修例这么简单,而是借着反对之名,以香港经济、民生作为祭品,趁机搞乱香港社会,火中取栗,动摇“一国两制”根基,更令人担忧的是,香港的美好前景,香港年轻人的未来,都有可能成为乱港分子的牺牲品。

作为有着“东方之珠”美誉的香港,不但曾经是“亚洲四小龙”之一,亦一直是亚洲区内经济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可是据最新的经济数据显示,香港上半年经济增长率仅仅有0.5%,情况令人担忧。要知道,去年的香港经济增长率还高达3%,那是自从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香港经济增速最快的一年,而今年的香港之乱在短短的三个月内,便令去年的经济增长化为乌有。目前特区政府已经将2019年经济实质增长率预测由此前的2%—3%,下调至0%—1%;而作为香港传统的四大支柱产业,吸纳就业人数占香港总人口40%的金融、贸易及物流、专业服务、旅游业,均受到持续且深远的冲击,更甚至无法在短时间内回复。

事实上,得益于“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香港在回归22年中,一直保持著稳定和繁荣发展,亦只有背靠祖国这个坚强的后盾,香港才会有光明的前景。笔者希望为反对而反对的一众反对者和乱港分子都要明白,“无国便无家、无法便无治、无规便无矩”的道理,肆意践踏“一国两制”,无理冲击法治根基,最后买单的,还是香港经济,香港民生,以及香港的未来,特别是香港年轻人的未来。而今的当务之急是应尽快停止暴力行径,与各个阶层展开对话和沟通,寻求社会共识,令社会早日回归平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