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铁

臃肿的公务员体系,晚近20年来一直是马来西亚政府头痛的问题。

尤其对于刚执政一年的希盟政府来说,接手的是烫手山芋,国库早就空空如也,却还要继续豢养这批公务员大军。政府不仅每年要耗费数百亿令吉的薪资与退休金,更恼人的是行政效率不彰,内阁会议议决或者是部长下达的行政命令,常常没有获得良好的执行,导致民间没法感受到新政改革带来的改变,甚至是批评连连。

而且,这些大老爷们长期掌管国内各部门机关,经验老道,利益早就错节盘根,新上任的部长副部长初来乍到,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熟悉所有的行政流程和细节,要玩弄部长,简直易如反掌,像教育部屡次出槌,里头的公务员们绝对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另外,我国的公务员大军还有一个特色,就是非常的马来化和伊斯兰化,只有不到两成的少数族群,完全和我国的人口比例失衡,无法展现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面貌。不要以为这问题只会影响不谙马来文的老人家上公家机关办事的时候变得麻烦,其带来的影响,远远不仅如此。这些同一背景的公务员,在做许多政策考量时,往往只从单一角度出发,导致最终其他的族群备受影响。不信吗?课本上的爪夷文风波就是其一,如果公务员里头有更多的非巫裔和非穆斯林族群的存在,这类事件的冲击绝对可以减弱,种族的摩擦亦会相对变少。

- Advertisement -

公务员的问题由来已久,从新经济政策施展时期开始大量吸收马来族群充当公务员;到了马哈迪掌权的年代,政治力渗透得更严重,简直把公务员体系当成选举工具看待,不只没有停止吸纳,还继续招聘新公务员,毕竟掌握了公务员大军,等于拿下半片江山。等到纳吉任相之际,公务员体系已经臃肿到骑虎难下,但为了选票考量,仍不敢轻举妄动。

2018年,老马再次回锅成为全球最年长的国家领导人,换句话来说,他现在必须面对自己当年没有解决的问题——如臃肿的公务员体系。

他在不久前宣布,从明年起,公共服务可能不会再以固定及退休金制度征聘,反之,改以加强版的合约委任制度取代,以期政府每年能省下50亿令吉的俸禄开销。

公共服务局总监拿督斯里波汉多拉日前也指出,公共服务改革特别委员会在2018年10月的会议获得通过上述议案,意即分阶段及根据需求缩小公仆规模,以及降低现已达到280亿令吉退休金俸禄的重担。

- Advertisement -

希盟政府有在解决问题吗?似乎有,但也只是针对未来的新晋公务员,对于现有的其实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或对他们采取任何改革行动(比如降低表现欠佳的公务员退休金)。而且,减少福利对于吸纳优秀的公务员并没有什么好处,仅会让优秀的年轻人往私人界倾靠而已。没有好的人才,国家的行政体系岂会变好?

要彻底改革国家的公务员体系,需要全方位思考,从考试录取制度的调整,到整顿现有的机制,以及未来录取的条件和薪资的控管,方方面面进行改革,始能达到最好的改变效果。邻国新加坡就是世界公认最好的参考对象之一,看看人家怎么做,我们好好地学习就是了,委实不必劳师动众飞到大老远的日本去看人家公共行政如何运作。

国家不能缺少公务员,但是,只有当我们的公务员都变得强大和有效率了,我们的国家才会变好变得有竞争力。也唯有做好公务员体系的改革,希望联盟政府的公共财政才能真正地达到功效,造福全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