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一定要答应我,我不希望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们会像台湾一位作家老公的孩子违背他的意愿那样,违背我的意愿,趁我昏迷替我插管。这只能延续我的生命,却不能延续我的人生,并且让我陷入极大的痛苦,这种抢救毫无意义。”我们无法接受,这如同是看着妈妈去死而什么都不做。

 

问    犀利人妻:

- Advertisement -

如果,你的亲人病危了,你会遵从他的意愿不进行抢救、不插管,还是尽可能用尽办法延续他的生命呢?

我的母亲生病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之前一直进出医院,病情不见好转,毛病越来越多,虽然不是马上致命的,却令她非常难受。

我妈年轻丧偶,独力抚养我和我姐长大,很吃了一些苦,但是,她一直是很坚强的,我们从来不曾见她消极流泪,近年病来磨,她也不曾吭声呻吟。

半年前,妈妈出院返家后,变得非常沉默,有时候想东西会想得出神,仿佛在思考些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很是担心。

妈妈沉默了一个星期,突然告诉我们,如果有一天她病危或有紧急状况,她希望我们能尊重她,让她有尊严地、自然地走完最后的人生。

“你们一定要答应我,我不希望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们会像台湾一位作家老公的孩子违背他的意愿那样,违背我的意愿,趁我昏迷替我插管。这只能延续我的生命,却不能延续我的人生,并且让我陷入极大的痛苦,这种抢救毫无意义。”

我们无法接受,这如同是看着妈妈去死而什么都不做。

妈妈还说,她死后不要告别式,不要法会超度,不要灵位,她断气后马上火化,骨灰撒落大海,一了百了。

妈妈态度坚决,我们震惊得说不出话。

过后,我们轮流跟妈妈谈,希望她能改变主意,却说服不了她。她还威胁我们,若不从她的愿,她便马上搬去安老院,并且逼我们签协议书。我们无奈下签字答应,但是,我们都不想放弃说服她。

半年来,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好几次医生建议住院观察都被她拒绝了。她也把有她和我们签名的意愿书复印给医生,叮嘱医生一定要尊重她的意愿。

犀利人妻,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我们真害怕她会随时有生命危险,更害怕把她送院时她会坚持拒绝急救,怕她有意识,更怕她没意识。不想从她的愿,总希望能看着她多活一天,无论她是不是靠仪器活着,她到底还是活着,我们还能见着她、摸着她,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她能稍稍好转呢?如果放弃了,奇迹就永远不可能出现,我们也将永远失去她。

我们究竟要怎样做才是爱她和孝顺她?从她的愿?不从她的愿?犀利人妻,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做?

囡囡

 

答    无从选择的囡囡:

如果我是你,必然也不舍得放手,无法啥也不做,眼睁睁看着最亲爱的人咽下最后一口气,但是,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你的母亲,我会希望,你们能让我少受些痛苦,让我自然离去。

病痛不在自己身上,我们无法真正了解病人究竟有多痛苦,然而,我可以理解,你母亲近年常进出医院,除了自身得受扎针、挂瓶和插管之苦,在医院也少不免会看到令人悲伤的场面,有时候,隔壁床位原本还活着的一个病人,不久可能就突然回天乏术了,看了心情和人生观能不受影响吗?

囡囡,你曾在医院照顾你母亲吧?你看过有些病人半迷糊躺在床上,插着一堆的管子,痛苦呻吟吧?你看过一些不能自理行动不便的病人,不停地喊人过来帮忙却没人陪在身旁吧?又或者,你看过只靠仪器吊着一口气的病危病人吧?换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我们不能指责有这种想法的病人消极,他们所受的苦,健康的人体会不了。谁不想好好地活着?但是如果身体的状况已经不允许一个人有质量地活着,因为爱他而勉强留着他,倒不如舍下成全他。我知道,这真的很不容易,这是非常难受的抉择,一旦下了这个决定,会把心都绞个血肉模糊。但是如果能够让最爱的人离苦得乐,那么,痛苦只好由我们来受。

囡囡,如果真的无法决定,不妨好好跟医生聊一聊,清楚了解你母亲的情况之后,再来个取舍。我相信,无论是站在医疗角度或人权的角度,医生会给予你们最专业的意见。毕竟,危急时,应急救不急救,应插管不插管,还得视你母亲的身体状况而定。

至于人往生后,有没有告别式重要吗?你的母亲是不想惊动劳烦任何人吧?既然她选择潇洒地走,那便从了她的愿吧!凭吊有很多方式,有人喜欢敲锣打鼓,有人喜欢静默,缅怀不在表面和排场,而是在心中啊!

- Advertisement -

犀利人妻

 

【犀利人语】

如果能够让最爱的人离苦得乐,那么,痛苦只好由我们来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