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再过3个星期,财政部长林冠英就要在10月11日,通过国会下议院提呈其任内第二份财政预算案。我们可以通过这份财政预算案,窥探明年的国家经济发展方针,以及希盟要推动经济复苏所付出的各项努力。

财政预算案所提出的,涵盖联邦政府的财务及税务政策。然而,除了财务及税务政策之外,我们还需要配合经济发展方略及国家发展策略,来助使整体的经济发展取得水到渠成的效应。即使财政预算案乃由财政部长所提呈,但是若没有阿兹敏所主掌的经济事务部配合,以及其他各部长所掌管的部门配合,整个财政预算案就难取得其预期的效果。

因此,财政预算案绝不会是财政部长的个人杰作,而财政部也无法在所有部门愿意的情况下,闭门造车地拟定整份财政预算案。每个部门可以列下其明年所要推动的各项计划,包括聘用的公务员人数及薪酬,当中亦可以提出耗资数亿或数十亿令吉计的大工程,但最终还是要通过财政部的宏观调控,依据轻重缓急的原则来作抉择。

对于财政部长多个月前就宣布,不准备通过明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推出新的税务,这肯定是一大喜讯。不过,民间有一些个人或组织却反过来要求联邦政府,重新检讨产业盈利税从2000年开始追算的政策,甚至有人主张要求恢复消费税。这些要求会否获得政府正视,最终还是要看决策者所采用的衡量角度。

- Advertisement -

尽管联邦政府依然面对严峻的财政压力,但政府有必要看待许多申请者无法获得生活援助金的问题。早前,我带了一位妇女上到位于槟城土库街的内陆税收局,官员告知这位妇女因为家里有超过18岁的孩子工作,即使以前有获得生活援助金,今年却因为这个新订的条件而不获批准。

尽管她的老公逝世,两个孩子的收入也不高,而全家人的收入亦不超过当局所规定的顶限,我初时要求官员协助却无动于衷。他们始终坚持本身是照指示办公,而所订的这个条件又是出自财政部。最终,经过一轮跟他们争论之后,才获官员允许代为提呈一份附加报告,藉此希望能够获当局予以特别个案考虑。这当然也是我希望明年财政预算案放宽条件的其中一个重点。

- Advertisement -

每年财政预算案最吃紧的部分,当然以教育部、卫生部、内政部、国防部的预算最大。这些都是属于耗费大、收入很少的部门。我们不敢奢望政府能够给予更多的财务预算,但是若能够继续给予华淡小、华文独中、教会学校,包括华社民办大专享有固定的拨款,同时不提高政府医院的收费、不取消公务员所享有的退休金、加速公民权的申请审批,这就是人民乐于看到的。

还有,还有,联邦政府有必要加速消费税或所得税退款的审计速度,以免还有许多小商家只能痴痴地等。财政部长去年在提呈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时,承诺要在今年内悉数付还消费税及所得税退款。但是,回归现实,当我们跟皇家关税局或内陆税收局交涉时,他们的速度却是慢得可怕,甚至往往无法给予明确交待,这些商家何时才能取得他们应得的退款。

这些都是财政部,乃至希盟政府整体在准备提呈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时,绝对不能忽略的方方面面。我们当然明白联邦政府的财政相当吃紧,但是人民的基本生活,以及商家所经营的生意,都是政府有必要适时给予关注,否则人民的疾苦最终将一发不可收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