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出席踊跃,出席者一起倒竖大姆指反对南部填海。

渔民反对南部填海行动升级,槟州渔民协会宣布11月4日发动“大罢捕”!

槟州渔民协会主席纳兹里阿末周一出席“填海计划:一颗计时炸弹”座谈会时强调,槟州渔民将于当天发动一天“大罢捕”行动,目的是要让人民感受一天没有本地鱼的滋味。

“填海不只影响渔民,当工程进行后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冲击是鱼获大减,甚至在未来造成海产食用安全受到影响。大罢捕行动目的,就是让人民有所体会。”

他被询及一天罢捕是否能发挥效用时坦言,罢捕不能长时间进行。因为罢捕势将引起社会反应,一旦长时间进行如一个月,或就变成州政府与发展商想要的后果,即人民对行动反弹后,反怪罪渔民。

座谈会主讲人纳兹里阿末(上排左1)、马哈帝(前排左1)、郑丽云(前排右1)及邱思妮(上排右3)等人合照。

他强调,罢捕行动目的是醒觉,渔协将对是次罢捕行动负起责任。同时,当天也将号召所有渔民和公众,到旧关仔角举行示威。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渔民进行罢捕,人民仍能买到进口鱼只,只是市场缺少本地鱼,进口鱼价格必然上涨。实际上,本地鱼市中90%鱼只是本地海域捕捉的新鲜鱼,也是人民的首选。进口鱼和养殖鱼均不够现捉的海鱼新鲜,人民均能分辨。

“槟渔协自2016年开始反对填海,反对行动将一直持续下去。”

他说,填海将冲击海洋生态,水产养殖业投资风险很大。之前,槟城发生过养殖场鱼只集体死亡事件。究竟这是什么原因造成,为何州政府却没有针对鱼只集体死亡,给一个分析说法?”

他说,任凭业者资金多强,顶得住数万鱼只两轮集体死亡,一旦发生第三轮集体死亡事件,就连业者也会跟着死(支撑不了巨大损失)。

他也嘲讽,州政府口中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不是渔民,只是发展商和大商家。令人遗憾的是,仿佛发展商控制州政府,而非州政府控制发展商。

另外,威省渔民协会主席马哈帝说,该会支持渔协罢捕行动。因为南部填海非单一填海计划,威省也面对从北海到直落斗哇的填海工程。

“威省渔民多数属浅海作业,只有少数有资金购买大型渔船作深海捕鱼。填海冲击我们生计。”

纳兹里阿末(左2)呼吁公众1104前往旧关仔角,支持渔民罢捕行动,一起来守护海洋生态。左3起是马哈帝和邱思妮。

填海评估“神速”出炉或没将公众意见纳入

槟城论坛环境研究高级研究员郑丽云质疑,南部填海计划第二次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之所以“神速”出炉,或因没将公众咨询意见纳入其中。

她指出,南部填海的第二次环评报告公众咨询展示,是于今年5月9日至28日,公众意见反馈最后上呈期限是6月12日。但环评报告技术委员会于5月10日就已召开第一次会议,第二次会议则是5月29日召开。

“这意味在第二次的会议召开时,公众意见反馈还未截止。这是否表示,是份环评报告检讨时,没将公众意见纳入其中?”

她也补充,技术委员会于6月19日(周三)将环评报告提呈给环境局,环境局则于同月21日(周五)收到报告,但环评报告于25日即紧接着的周二,便获得批准。从当局收到报告到批准,期间只有“两个工作天”。

她因此怀疑,环境局是否仅花两天,便完全消化第二次上呈的环评报告内容。

她认为,环评报告不够全面,因有关研究只针对填海范围的5公里内进行,以及渔船行驶的路线,并没顾及岛屿附近以鱼笼方式捕鱼的渔民生计,更遑论研究对霹雳或其他地区渔民造成的影响。

她强调,官媒《珍珠快讯》曾刊登一篇以“渔夫赞成填海”为题报道,但细读内容可发现受访渔民,并不了解填海对生态造成的冲击。渔民以为填海进行时,仍能一如既往出海捕鱼,或以大型渔船到深海捕鱼和获得中廉价屋等。

座谈会获得约150人出席聆听,现场也播放两部关于丹绒道光渔民社区和南部渔民社区的记录短片,讲述填海如何冲击渔民生计。

然科学家甘钻萍博士:南填海非唯一项目

槟城论坛成员自然科学家甘钻萍博士强调,南部填海并非唯一的填海项目,还有威省和皇后湾等。

上述填海计划早在环评报告等批准前,便先列入2030年槟州结构大蓝图中。她质疑州政府有关做法,是否是在尽努力合法化相关计划?

她也回应一名来自专程从森美兰乘坐飞机,前来聆听讲座的公众,有关填海一旦进行,遭破坏的海洋生态需耗时多久,方能恢复时坦言“无法预测”。因为不但大马,就连全球也缺乏足够的相关研究数据,以分析破坏后的恢复情况。

- Advertisement -

座谈会反应踊跃,有出席民众甚至抛出“如果大选来了,政府被换掉了,是否就能更改填海计划”的问题,获在场人士鼓掌支持。

一些观众则认为州政府“固执”,面对群众反对视若无睹,令人失望。

座谈会有逾150人出席,主讲人包括博特拉大学环境研究院的莫哈末依沙博士、槟城论坛成员邱思妮和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等。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