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与伊斯兰党结盟在即,马来西亚政治又将开启新局面,未来局势将如何发展?

无论政局如何变幻,巫伊签署合作宪章肯定让非巫裔极度不安,这种偏锋路线合作,注定要给巫、伊本身、国阵盟党,甚至希望联盟和东马,带来不同的压力。尤其马华和国大党,会否在周六巫伊大笔一挥后,遭巫伊和希盟两边挤压,朝向泡沫化?

但最叫人关心的,还是一如早前政治时评人所提及的,巫伊联盟是否喻示巫统,将放弃独立以来奉行的各族共治的共识?希盟会否因这股“马来人大团结”的压力,无法坚持支持者期许的开明路线?

巫统创党以来,历经无数次的“清党”与“改造”。伊斯兰党其实就从巫统分裂而来,巫统的大规模组织净化也发生好几次。敦马掌权时代便有与宿敌东姑拉沙里党争,催生了“四六精神党”,还有1998年开除时任副手安华,间接造就人民公正党等。

巫统是种族主义政党,过去以来均由世家背景的贵族子弟出任党魁。敦马非世家出身,但妻子可是巫统世家,加上和其他世家子弟一样接受英语为主教育,均不会接受宗教治国那套。

- Advertisement -

可是敦马破巫统而出,还一手将隔代接班人纳吉打下台,从基层打上来、被视为党内鹰派的阿末扎希执掌帅印后,巫统基本上已告别“世家统治”,延续各族共治共识路线的中庸派,地位已岌岌可危。

巫统现下鹰派当道,碍于509全国大选时丧失大部分中间选民和非巫裔支持,加上希盟“自找麻烦式”的政策U转,引发马来社会保守派不满,种种形势让巫统认定,惟有巫伊联合方能杀出血路,而非自我纠正之前错误。

- Advertisement -

像阿末扎希这样从基层打出天下的鹰派,执掌巫统后走激进路线,与世家贵族想法不一样,更让巫统贵族子弟,如前副主席希山慕丁和前巫青团长凯里等人浑身不自在。一些巫统绅士遗老,便在社交媒体上载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内,巫伊党旗齐飘景象,大叹“难以想像”。

巫统中庸派看来被吓着了,忧心巫统从此进入“蓝皮绿骨”时代。战场之上,自然是不讲温良恭俭的,但为重夺政权而把大马推向极端种族和宗教化,肯定不被大部分国民待见。巫伊合作宪章一旦签署,巫统和伊党内部如何变化,将再次牵动政局。

其他连锁效应,如马华、国大党或希盟与东马如何回应局势,一切拭目以待。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