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该怎么说我们尊敬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呢?很多教育部的事务他处理的不是很好,看到柔佛州干旱天气导致中部吗什水坝水位上周跌破危险水平,身为该区国会议员的教育部长马智礼率领穆斯林到吗什水坝祈祷,希望天降甘霖缓解干旱情况。

马智礼是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他在脸书贴文说,这个祈雨仪式是当地穆斯林发起的,希望能祈求上苍天降甘露。同时,他也希望全民一起为新邦令金民众的幸福祷告。身为该区国会议员,求雨本来是没有什么错的,至少他没有像之前那个巫师王,拿着一根竹子和一粒椰子出来“骗吃”,他是确确实实的为地方上求雨,错就错在他是马智礼。

这么说,不是要讲他的名字取得不好,江湖中人对这位教育部长有很多故事,觉得这位创意无限的部长总是该做不做,不该做的又做了一大堆。自担任教育部长后,他前后施行多项“不受欢迎”的政策,使得民众对他的印象不好、觉得表现不佳。加上他时不时会抛手榴弹,发表的争议言论使得国内种族感到不安与紧张,尤其是华社对他更是极为……有很多话题就是了。

骆冰有位网友看不过眼,就在脸书上批评教育部长率众去祷告求降雨。文字上固然有写出他心中的不满,只是担心有什么法律问题,骆冰在这里就省略好了。总之他觉得马兄是史上最差的教育部长,这跟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的看法有很大的落差。林吉祥和另一位火箭学者兼文胆刘镇东反而觉得马智礼是最称职的教育部长,配合史上最佳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这个组合无论去到什么部门,肯定会给大家带来很多“期许”。

- Advertisement -

政治人物的看法和见解,有时是超乎正常人或普罗大众的想像的。像马智礼这一号人物,绝大多数人现在觉得他表现不称职,林吉祥和刘镇东却有他们独到、又叫我们看不到的见解。或许再过多一段时日,我们可以看到他称职的一面,就像张念群那样,或许会有那么一天,我们才惊讶,她原来真的是史上最佳的副部长。

马智礼这趟求雨成不成?那个要请教他选区的选民了。只是在古代,老百姓对求雨活动可是深信不疑。每逢旱季,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会举行盛大的求雨活动。但是有一个人,他求雨也不是心诚的,只是为了安抚民心;这个人就是皇帝。

每当旱季到来,广大黎民百姓求雨心情急切。如果朝廷和各级官府不求雨,则会被视为不关心民生。极端情况下,还可能出现暴动。于是,每逢大旱,皇帝和各地官府都要举行各种求雨仪式。如果某官员求雨未得,则百姓认为其能力不够。但倘若皇帝如果求不到雨,那就说不过去了。因为皇帝是真龙天子、天命所归,是可以与天神对话的人。如果皇帝求不来雨,则一定要下“罪己诏”,言自己道德不足格天,政治不能尽善等等。

- Advertisement -

或许跟马智礼一起去求雨的可以考虑以下这个典故。每逢求雨,皇帝采取各种花式求雨仪式,往往拖上一两个月,甚至更久。这么长时间哪能不下雨呢?如果下了,即算是求来的!就像张念群说的,只要取得政权就会承认统考,一年多就这样说说唱唱过去了,承认统考这条路我们还是在一起走着。求雨喔,若不能即求即得,等吧,总有一天等到你。

有位老江湖说,求雨怕是比承认统考更容易。即使不能马上,拖上几天或几个月肯定会下雨。马智礼这一求是肯定会有回应的,只要天一下雨,那里的选民固然会更相信马智礼,华社千祈万盼的承认统考呢?怕是比求雨更难!

承认统考有这么难吗?说是不难,难是实现。承认统考的决定已经超越教育范畴,不是一般教育课题这么简单,而是政治命题。只能说,求雨容易,承认统考难上加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