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颁出的医学奖由意大利科学家盖拉斯拿下。

Laugh and think,科学的另一面,就是有趣!在周五的哈佛大学桑德斯剧场,一群科学家身体力行地证明了这件事,在诺贝尔奖颁出前夕,率先发布了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

如今搞笑诺贝尔奖已经走到第29届,这次的主题为“习惯”(Habit)。来自意大利、日本、美国等国家的近10个研究团队拿走了价值10万亿津巴布韦币的“巨额”奖金(约9令吉),以及一个咖啡杯、牙刷、手机、香烟、口香糖的组合体奖杯。

搞笑诺贝尔奖杯创意十足。

当天的颁奖典礼上,一群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担任颁奖嘉宾,这次共有4名诺奖得主出席。主办单位说,设奖目的是“庆祝独特、表扬创意,并且激发民众对科学、医学及科技的兴趣”。

观众向台上丢纸飞机是搞笑诺贝尔奖的传统之一,得奖人有60秒时间致词,如果超时,就会有8岁女童在旁边一直碎念“请停止,我觉得好无聊”。

在典礼过程中,观众可以投射纸飞机与台上互动。

今年解剖学类大奖颁给法国土鲁斯大学的米厄塞(Roger Mieusset)和班高迪法(Bourras Bengoudifa),表扬他们2007年测量法国邮差在穿衣和未穿衣下不对称阴囊温度的研究。

- Advertisement -

德国乌兹堡大学的施卓克(Fritz Strack)则赢得“心理学奖”,因为他“发现嘴里叼一支笔会让人微笑,让人更快乐,但之后发现其实不然”。

来自日本的科学家发现五岁的小朋友每天能分泌 500ml 的口水。

“化学奖”则颁给一个日本团队,他们测量一般5岁孩童每天制造的唾液量。伊朗的法拉巴希(Iman Farahbakhsh)则以自动换尿布机抱回“工程奖”。

- Advertisement -

“和平奖”得主是一个国际团队,他们将搔痒愉悦程度量化,发现搔脚踝的愉悦感最强,其次是背部和前臂。

工程奖被来自一位伊朗的科学奖摘走,他发明了婴儿换尿布机。

意大利的盖拉斯(Silvano Gallus)拿下“医学奖”,因为他搜集诸多证据,显示披萨可能有助防止生病与死亡,但只有在意大利吃下当地制作的披萨才有效。

“科学幽默杂志”(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编辑亚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在典礼尾声说:“如果你今夜没有赢得搞笑诺贝尔奖,特别是有拿到过的人,祝你们下次好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