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林火(示意图)

大马自然之友(SAM)欢迎大马首相致函印尼,以要求关注烟霾问题,因为日益严重的跨境烟霾,已影响我国、新加坡、汶莱和印尼。

“我们由衷希望,印尼当局能采取行动制止来自印尼的林火。根据东盟专责气象中心(ASMC)的监测记录,显示大部分热点是落在加里曼丹和苏门答腊。”

“烟霾一再出现,令人关注在2014年生效的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契约的有效性,以及执行‘东盟合作跨界烟雾污染控制路线图’的可行性,其愿景是在2020年实现无烟霾,如今看来,又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大马自然之友主席米娜诗拉曼周五发表上述文告时说,必须确知的是,这些东盟契约并没有解决争端的执法机制和工具,因此是脆弱和效力偏低的。其前提主要是促进东盟国的合作,期望每一国家在防止林火都有各自措施,而不侵犯成员国的主权。

“弱点已成,眼下必需采取更多有效的紧急措施,包括加速在印尼成立和落实东盟跨界烟雾污染控制协调中心(ACCT-HPC),以加强合作和进行能够解决问题的行动。”

- Advertisement -

“既然各成员国是自行采取行动预防国内林火,就必须解决为何一些政府无法避免林火一再重发。”

米娜诗拉曼说,一些研究和报告指出,在林业和种植发展领域,印尼出现严重的系统性治理问题。

她说,印尼处理种植发展的治理架构很复杂,涉及不同层次的政府,导致中央监控和执法出现严峻挑战。印尼的公民组织曾针对管治缺乏透明以及在林业和种植业出现贪污,而引起外界密切关注。

她指出,问题加剧,是由于涉及单元种植的种植公司,如油棕园以及纸浆和纸张业者,无法遵守印尼法律,而引火清理园丘。

- Advertisement -

她说,调查必需揭发这些公司的背景,如果马来西亚的公司涉及这种不负责任的勾当,他们也必须受到我国政府当局严厉的惩罚。这必须是印尼当局采取行动之后的延续,以对付所有应为印尼林火负责的公司。

“不能接受这些事实,东盟政府就无法确保在2020年实现无烟雾的宏愿。必须区域性认同的是,棕油、纸浆和纸张大企业,不只造成人为毁林,也必须为印尼的林火负责。”

“我们呼吁联邦政府领头处理问题的根源,确保本区域不再看到森林大火肆虐,让东盟真正的成为无烟霾区,而非空梦一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