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志伟

我国烟霾问题困扰人民将近一个月了,情况不但没有好转,还每况愈下,400多所小学已经全面停课,受影响学生多达15万7479人。截至我执笔这篇稿之际,空气污染指数不健康的地区已增至21个,彭亨云冰的污染指数更是高达228点,处于非常不健康水平。

可是希盟政府的行动十分迟缓,环境部长杨美盈现在才向印尼政府发出外交照会,令人想起她处理柔佛州巴西古当和金金河等严重污染事件,也一样没有效率,事情到最后都不了了之,这就是大家所期盼的新马来西亚?

同样姗姗来迟的,是卫生部和槟州卫生局。恒毅中学中六女生余佳珉因患肺痨于8月27日逝世,校方第一时间联络教育局及卫生局,可是卫生局反应迟缓,在事隔一个星期后的9月3日,才到学校为约400名师生进行肺痨结核菌素测试,一个星期后再替呈阳性者进行肺部X光检查。

卫生部对恒毅学生因肺痨逝世的态度十分草率,尽管肺痨是传染疾病,但卫生部接获通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到学校进行防范措施,还得学校自己找来消毒公司,在学校范围进行消毒工作,已安教职员与家长的心,令人无法接受。

- Advertisement -

更荒谬的是,原来希盟部长们面临各种问题时,都是没有解决方案的,他们只能祈求上天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他们对人民健康安全问题的轻率态度,令人民感到心慌。

面对烟霾笼罩马来西亚的问题,环境部长杨美盈寄望于季候风,她相信在9月底季候风向改变后,烟霾问题将会有所改善。

教育部长马智礼的办事方式也十分神奇,新邦令金实施分区配水一个星期后,也是新邦令金国会议员的马智礼,率领穆斯林到吗什水坝祈祷,希望天降甘霖缓解干旱情况。

针对吗什水坝的水位下降到14.32公尺,低于14.84公尺危险水平的问题,马智礼的处理方法竟然是举办祈雨仪式,祈求上苍天降甘露。同时,他也希望全民一起为新邦令金祷告。

这位教育部长上任以来,大举在学校推行伊斯兰化政策,包括白鞋变黑鞋,学习爪夷文等,有暗中推行神权治国之嫌,不料遇上干旱危机,也同样企图以宗教方法解决,其怪诞思想令人民感到惊慌。

- Advertisement -

希盟政府难道没有通过科学方法处理问题的能力?只能祈求上天,或仅以一句“已经向印尼施压”敷衍,就不必再理会人民的痛苦?

希盟政府当务之急是与印尼商讨合作,一起扑灭印尼境内的林火,同时准备进行人造雨来消除烟霾。

人民的健康安全应该是希盟政府的首要考量,因此希盟也必须规划永久性的解决方案,与印尼直接谈判,一次性替两国人民解决霾害问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