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大叔阿尼叫卖了30年面包。

报道/摄影:康灯海

当当,当当……每天清晨到傍晚,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槟城大街小巷,都会陆续响起如此熟悉的面包叫卖声。

人们在当当声里仿佛嗅到了孟加里面包涂上牛油咖椰的独特香味,暂时放下工作,走出屋外,跟面包有约。

这位满头白发,穿着白衣短裤的70岁印裔面包大叔,人称阿尼,30年如一日骑着一辆老旧的三轮车,架着一个木箱子,里头装满各种面包及零食沿街叫卖。

生意来了,阿尼停下三轮车,打开木箱子,取出一粒粒外型高高拱起,外皮烤得焦褐色,切开来却是雪白松软的孟加里面包,涂上牛油及咖椰,让人客打包回去祭五脏。

- Advertisement -

30年前,槟城大街小巷出现许多糕点流动小贩,每个流动小贩的出现,都有他们独特的叫卖声。如今这一道道的食物流动风景,渐行渐远,阿尼的面包车一出现,让老槟城分外亲切。

孟加里面包最受欢迎

阿尼之前是一名杂工,结婚后租用一辆老爷三轮车,沿街叫卖面包,养活一家大小,一转眼就叫卖了30年面包。

阿尼卖的各种面包,最受欢迎的还是槟城特产的孟加里面包。

他说,孟加里面包,外皮有嚼劲,内里松软香酥,涂上牛油及咖椰,配上一杯咖啡或奶茶,成了各族最爱的下午茶点心。也有人买回去,直接蘸咖喱吃。

阿尼每天清晨6时30分至11时之间在关丹律巴刹路边叫卖,下午2时30分再出来沿街叫卖面包讨生活。

他说,这是一门看天气吃饭的行业。遇到风雨天,只能“吃自己”。生意好时,一天可赚几十令吉。

阿尼说,30年前,一粒涂上牛油咖椰的新鲜孟加里面包,只卖几十仙。如今百物涨价,一粒孟加里面包已涨到2令吉。跟他光顾的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熟客。

阿尼的太太6年前过世,面包大叔一个人租住在三条路一所咖啡店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阿尼把他卖了几十年面包所赚来的一个廉价小房屋,让给他唯一的单身女儿居住。

熟悉每个顾客口味

他说,我喜欢沿街叫卖面包的工作,跟我买面包的都是熟客,我清楚每一个顾客的口味,谁喜欢咖椰涂多一点,谁只喜欢牛油涂面包,顾客吃了满意,我也开心。

档口留下的成堆面包皮,阿尼说他会把它拿去椰脚街观音亭广场或印度庙前喂鸽子。

他说,人老了,每次一想到退休,脑海中就浮现一群等着喂食的鸽子,还有我那失业多年的女儿……我还是要每天爬起来,开心卖面包,继续生活。

【顾客的话】

黄振荣:阿尼的孟加里面包有人情味。

■黄振荣:充满人情味

我从小就吃阿尼的面包,他的面包不只有嚼劲,还充满人情味,让我想起童年往事。

林荣贵:面包大叔一出现,老街坊都很开心。

■林荣贵(80岁):年轻吃到老

- Advertisement -

我年轻时就吃他的面包。像他这样的流动小贩,已经愈来愈少。每当他的面包车一出现,老街坊都很开心,我们都还健康活着。

林明隆:一听到面包车的当当声,特别有精神。

■林明隆(《光华日报》杂工):当当声提醒下班

我在报馆工作了13年,每天傍晚一听到阿尼的面包车当当声,就知道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