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汉伟

农历七月及八月是我时程表里忙碌的季节。那是整个月的中元节草根宴会及接下来的大伯公宴会。

有个雪州希盟友党华裔国会议员同僚对我收到超过五十个草根宴会邀请感到惊讶。他是鲜少出席中元宴会,连代表都没派去的西派城市政策型的议员。他形容那是三教九流的宴会。

今年我出席了28场中元宴会,比去年27场多了一场。我过去担任州议员时只出席10多场。现在国会选区版图大了,有4个州选区,所以有时须从选区的一端赶场到30分钟路程的另一端。大伯公宴会还在进行着,应该也会有10来场。

出席中元宴会是一回事,演讲更是另外一回事。我讲了26场,每场10到15分钟。有议员只列席,不讲话或仅唱歌。我不随便公开唱歌,所以只有演讲。我尝试在每次演讲除了提国家政治经济大事,也讲地方选区事项。

- Advertisement -

中元宴会是接地气的草根宴会。国会议员一年有60天在国会辩论高层次的政策,需要回到选区各角落去聆听民意。

我在丹绒武雅文秀组屋出席中元宴会时,收到居民向我投诉由州政府80:20计划拨款的新电梯尚未启用。几天后,我带了乡委会秘书见政府部门主管,处理了拖了几个月的问题。

我在丰盛园出席中元宴会时,向居民们捎来当地治水工程即将竣工的好消息。丰盛园是属于私人地段,过去两年发生多次水灾。槟岛市政厅协助拨款进行治水工程,可以降低水患风险,涉及地区的居民也不必搬迁了。我委托当地乡委会协助跟进。

- Advertisement -

我出席打枪埔区在红新月会办的宴会时,年迈的主席上台致词投诉说槟岛市政厅不出租打枪埔市政厅礼堂予中元宴会因为它并不清真。由于我从别场赶来,未有亲耳听到主席的话。但我早到的助理写了小抄给我。我上台演讲时即刻回应,那是个沟通问题。我演讲时确定槟岛市政厅礼堂是可供中元宴会租用,酒肉尽欢。两个星期后,我出席了另一个打枪埔区在打枪埔市政厅民众会堂所主办的中元宴会。事实上,这个农历7月我出席了在丹绒武雅、打枪埔及直落巴巷的槟岛市政厅民众会堂办的中元宴会。谁说槟岛市政厅民众会堂不能办中元宴会?

当然爪夷文课题也是中元宴会的课题。我也在中元宴会向民众汇报政府及董总的最新决议及事情的发展。显然民众不只要听政府的决策,也要听听董总的立场。我也回应及反击反对党不确实的指责,顿时气氛升温,有点打擂台的感觉。

所以草根宴会是各区民情的温度计,民选代议士受民意洗礼的季节。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