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都卡迪:槟城消费人协会认为我国应废除“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政策。

槟城消费人协会指出,由于香港反政府示威持续不断,我国发展商直奔香港,要吸引投资者来我国买产业,令该会不禁直呼:“我们是在做产业大抛售吗?”

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周二发文告时认为,这可能纾解本地产业市场滞销问题,但不能解决我国人民的住房问题。

他说,槟城、雪兰莪和柔佛规定外国人可买的最低价格产业是最高的。雪州和柔州规定的住宅单位价格是200万令吉和以上的。

“槟城不准外国人买价格低于300万令吉的有地房屋和低于100万元的高楼单位。在威省,他们只能买价值至少100万令吉的有地产业和至少50万令吉的高楼单位。”

他说,马来西亚第二家园政策自从2002年实施以来,到2008年,已批准了来自130个国家的4万2271人参与。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根据研究机构《人口统计》(2019年),香港房屋是全世界最贵的。在2016年,一个292平方呎的单房公寓(也叫纳米公寓)卖600万港元(约320万令吉)。在2018年,一间178平方呎的微型住宅卖350万港元(约180万令吉)。

他说,那些有多余的美金或新币的人,大马300万令吉只等于他们的71万8787美元或99万5405新元。

他举例,一个香港人只要有300万令吉(560万港元)就能在丹绒武雅买到一间近2000平方呎(建筑面积)的豪华独立式房屋,而它的大小几乎等于香港的178平方呎的微型住宅的11倍。

因此,他说,在2008年,当乔治市宣布为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地区后,新加坡人到槟城来疯狂购买产业就不稀奇了。这导致乔治市内城区房屋价格飙升,大多数本地人买不起、租不起。

“鼓励外国人来我国买产业会产生我们不想看到的影响,如因需求造成产业价格飙升,加剧现有土地短缺的情况和造成生活费上涨。”

他认为,当产业价格变得太贵了,普通收入者或老人买不起了,槟城会不会变成另一个香港,最终把穷人逼到贫民窟或微型公寓单位里?

槟消协认为,政府鼓励外国人来我国买产业会产生不想看到的影响,如因需求造成产业价格飙升,加剧现有土地短缺的情况和造成生活费上涨。

应改变房屋政策 给低收入群带来好处

莫希丁阿都卡迪说,发展商要建的是只有少数本地人买得起的豪华房屋和公寓,政府与其为利益去迎合他们,不如集中力量为穷人发展从租到拥有的公寓、廉价或可负担房屋。

“目前产业滞销,是否因发展商对房屋市场过于乐观,没考虑现实经济情况和可能的买家又得不到银行贷款?”

他认为,政府应改变整个房屋政策,因为它没给低收入群带来好处,却让发展商有机会从提供廉价屋牟利。

他说,通常一个本该是7万2500令吉的廉价组屋单位,实际卖价却高得多,有时是超过12万令吉。买家没要求的装修和停车位都包括在屋价里。

“他们给买家的选择是:接受有关配套,或者失去这个买房屋的机会。”

- Advertisement -

因此,该会促请政府制定能让B40低收入群在没经济负担下有栖身之所的房屋政策。该会也认为我国应废除“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政策。此外,当局必须确保廉价和中价屋的建筑质量要适合住人,而且要照政府规定价格售卖。

2019年8月马币与港元、美元及新元的兑换率:

 马币                 港元                  美元                 新元
300万   563万8197      71万8787     99万5405
100万     187万9399    23万9596     33万1802
  50万        93万9699     11万9798      16万5901


- Advertisement -